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王者荣耀之联盟

第422章 信念,难通

王者荣耀之联盟 元峻道人 5443 2021-06-09 14:5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王者荣耀之联盟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查找最新章节!

  

  帝辛一掌在面前一挡,正好格开武庚这一击。武庚随即一记快拳又补在帝辛小腹位置。帝辛本能地一拳迅速轰出直指武庚的太阳穴,但是他一看面前的武庚,又迅速停手,因为他实在无法打出这一拳。

  武庚倒是继续出击,又一爪拍在帝辛的胸口。帝辛没有反顶只是顺着这股力道向后退了两步,满眼都是震惊和伤痛之色:“武庚······你为什么······要这么狠?”

  “我若不狠,将来会死很多人。”武庚咬牙一握拳,又朝着帝辛猛扑过来。帝辛也不躲闪,只是看准了武庚出拳的位置,一掌推过去便握住了武庚这一拳,他直视着武庚的眼睛,摇头道:“为了魔族,一定会有流血的,这是在一千年前就已经见证过的。你怎么还不明白?”

  “你这不是为了魔族,是将魔族堕入无尽深渊之中!”武庚大吼一声,继续朝着帝辛猛扑过来,与此同时天上更多的机关朝着帝辛席卷而至。帝辛当然明白不能被这些打不完的机关给耗下去,于是右手一发力,想将盖在守护之戒和掌控之戒上的机关捏碎,但是武庚这次也完全是朝着他的右手来的,他双手直接就掐住帝辛的右臂,猛力想把他往后推。

  此时狂铁、马可·波罗、曹老板、小虎和梦婉尽皆站起身来,和一群机械部队又一起朝着帝辛冲过来。帝辛看着武庚攻自己攻得这么拼命,心里着实不是滋味,猛地发力一把将武庚向后推开,喝道:“武庚!不要再错下去了!”

  他话音刚落,上方便有一大把机关一窝蜂地涌到他右臂之上,形成一副盔甲将他的右臂完全锁住。帝辛右臂被困,奋力想要用左手将盔甲掰掉,武庚猛地往前一冲,一口长啸朝着他喷出来,帝辛遭此重击,没有足够的防备,也是被强行打断了出手。

  “杀了他!”武庚全力一击打出,更无多余保留,只是森然喊出了这三个字。帝辛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武庚······你莫非要弑父?”同时抡起战斧猛地劈在地上。

  顿时狂风刮起,泥石卷天,整个海都的天空仿佛都变了颜色。海都底层的大地仿佛地震一般,从帝辛战斧的落地之处为核心,四散爆发出一股紫灰色的能量,同时形成让人呼吸困难的雾气,遮蔽住了所有人的视野。在这紫灰色能量的冲击之下,连控制住帝辛右臂的盔甲,也出现了碎裂的痕迹。

  芬奇大师只觉身前一股强大能量倾泻爆发而出,他急忙翻身一跃躲到身后那已毁坏的飞行器之后,怎奈只在几次呼吸之间这飞行器便被碾成了粉末。芬奇大师这下也无处躲闪,只能背过身子张开背后的四条机械铁爪,只听身后一阵“乒乒砰砰”的金属碎裂声传来,好不容易灰色雾气渐渐散去,芬奇大师这才勉强从废墟中爬起,此时他背后的一切机械都已损坏,四条机械铁爪玩去哪损坏,根本无法再做任何召唤。

  另一边武庚双脚猛跺在地,使其双脚深深陷入地中,同时用双拳护在身前,这也被向后击退了数步,他的脚陷在泥地之中,也被向后挪动许多。梦婉、阿膑和小虎三人即便有飞行器和阿膑的加速助力,但也根本顶不住这股强大劲道,刚一接触便一起被卷飞出去。曹老板奋力一剑猛插在地,同时奋起全力紧紧握住大剑,这才保证没被击飞。狂铁和马可·波罗站在一起,同时躲在几架机械人的背后,狂铁还召唤出厚实的护盾硬顶,等几架机械人被尽数摧毁之后,此次冲击才算停止。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帝辛正面瞪视着武庚,缓缓走上前道:“以前我教过你的一切,你都不记得了吗?”

  武庚奋力将双脚从地下拔出,咬牙切齿地摇头道:“你以前教我的东西,有多少是错误的,我真的分不清了!”说着又朝着帝辛冲过来。帝辛不愿意抡斧,只得将战斧插在地上,一掌拍过去,将他打翻在地。与此同时狂铁、马可·波罗、曹老板与剩余的机械人一拥而上,朝着他正面攻来。

  “不识好歹!”帝辛眼中怒意迸发,抓起战斧朝着他们便扫了过去。狂铁、马可·波罗和曹老板都知道不能硬顶,急忙往后退开,那些个机械人被战斧扫出的光芒劈中,尽皆碎裂开来。三人一看,心里更是惊惧。

  武庚被帝辛一掌拍倒,立即一脚跺在地上,反借力窜到了帝辛的背后,一掌正中帝辛后腰。帝辛只觉身后一痛,随即脸色一变,惨哼一声便向前踉跄了整整三步方才站稳。他扭头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住了武庚,但这一次,并未再开口说一个字。

  武庚一击得手,却并未如预计那般兴奋得意。他看着帝辛对自己的目光,他只看得出痛苦与落寞,却没有任何的责备或愤怒。他只觉内心一阵怅然若失,帝辛的腰伤是一千年前与人类战斗时所致,当时就有预计很可能会终身受到影响。这件事也只有他知道,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出击。但出击成功之后,却不自然地让他感到一阵悔意。

  “这······这究竟是为什么?”武庚不禁自我疑惑起来:“我打败他,难道错了吗?我为了王者大陆的和平,难道错了吗?一千年了,我已经坚持了一千年了,绝不······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想到这,他的面容又变得冷厉坚定了许多,继续迈起大步直奔帝辛而来。

  “他······他有弱点!”狂铁、马可·波罗和曹老板见到此景,精神都是一振,也都强打精神一起朝着帝辛再度攻来。

  帝辛一手捂着自己的腰,重新挺拔站立,他死死地瞪着马可·波罗、狂铁和曹老板攻来的方向,同时用余光观察着武庚的位置。马可·波罗率先呐喊着将一梭子子弹朝着帝辛扫过来。帝辛一斧插在地上挡住子弹,同时左拳狠狠砸在自己的右臂上,瞬间将右臂上的盔甲杂碎。他正要捏爆困住守护之戒和掌控之戒的机关,武庚和狂铁在阿膑的加速之下瞬间逼到近前。

  帝辛一掌甩出去,想将他俩逼退。但是他们都知道不能让帝辛有捏爆机关的一丝空间,于是全都硬扑上来。帝辛一脚一个,先后踢在他俩身上,将他们都踢翻在地,但是对武庚明显是收了力。马可·波罗和曹老板紧随其后,马可·波罗一枪对准了帝辛的眼睛迅速射出去,曹老板则快速绕到背后直取帝辛的后腰。

  “毫无新意!”帝辛伸手挡住马可·波罗的子弹,并且看准了曹老板的落位,提前一脚踢出去,便把曹老板踢翻。曹老板突然咆哮一声,浑身上下便被紫色的光芒包裹住,强行又站了起来一剑朝着帝辛后腰刺去。

  帝辛暗暗冷笑:“这又有什么用?再给你一脚!”他正要出击,武庚忽然抓起一把沙子朝着他的眼睛甩过来。帝辛没有防备当即被甩了个正着,迅速便失去了视野。这下他内心也着急了起来,根据自己对他们四人的落位分析,也开始后退保护自己后腰不会面对他们。

  曹老板一剑刺空,再度加速想要绕过去。帝辛却听见了他的脚步声,一脚往前踏出去。曹老板只觉一股惊雷划过,然后他的身子便无法抑制地被震飞起来,然后便远远地飞了出去。马可·波罗知道自己近身去对帝辛无异于找死,只能不断地找角度打帝辛的眼睛。帝辛现在本来就看不清楚,又被马可·波罗追击,心里正是火大,此时听着脚下有声音逼近,猛地一把将那人提溜起来。此人正是狂铁,他本想着趁着安静溜到近前袭击,没想到还是被帝辛听见动静,帝辛当即一把将他丢了出去,正好撞中空中马可·波罗,使两人一起摔翻在地。

  武庚又怎会放过这般良机,他往前猛地一下扑击,便从帝辛胯下钻了出去,一掌再度对准了帝辛的后腰旧伤处。帝辛此时才勉强抹清自己的眼睛,他当然听出来自己身下有人,但是他也听得出这正是武庚,便也没出击。此时他刚刚看清背后之人,却已经来不及再做防御,他也只能在此大呼一声:“吾儿!”

  武庚正欲出击,一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顿时如被电击般愣在了原地。一时间竟无法出手做出任何的攻击。

  ······

  一千年前,魔都朝歌。

  这一日,武庚跟随父亲帝辛一同祭奠早逝的母亲。

  “娘,我和爹又来看您了······”武庚跪在母亲的墓前,接连跪下磕头。申公豹、东方贪、西门嗔、南宫痴和北堂慢疑一起站在后方,低着头沉默不语。

  “吾儿这些年进步许多,功力也有明显增长,你母亲知道了,一定会安心的。”帝辛拍打着武庚的肩膀,仰着头掩饰着自己眼眶中的泪珠:“我们的儿子会好好的,我们魔族也会好好的。”

  “没错!振兴魔族,使魔族摆脱恶名,和人类平等共处!”南宫痴振臂喝道:“等皇后知道我们完成了这些,也一定会安心的!”

  “对皇后来说,最重要的,是少主的平安。”申公豹沉声道:“现在少主功力日渐精进,只要是在朝歌之内活动,自然不会有危险。但是陛下,是否要少主去参与处理与人类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帝辛托腮思索一阵,道:“孩儿终归是要成长的。吾儿将来总是要独自去面对外面的世界。孩儿······我答应了你母亲,这些年来没让你去与人类接触。但你也需要知道,你所背负着的责任。未来的魔族,是要交到你的手中的······”

  “父亲,孩儿当然明白。”武庚迅速起身道:“母后希望儿可以一辈子平安,但儿需要让整个魔族得到长久的平安。我不能永远躲在父亲和朝歌的庇护之下,我一定要出去,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不愧是我的孩儿。”帝辛很是温柔地抚摸着武庚的脑袋,微笑道:“记住了,孩儿,外面的世界是危险的。人类对我们魔族也是充满敌意的。你是吾儿,面对这些问题,必须得有自行解决的能力。为父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好的。”

  “一定会的。”武庚抬头与帝辛对视一眼:“孩儿······定不辜负父亲的期待。”

  ······

  一千年了,父子曾经因信念的不同而决裂,从此之后帝辛再也没有称呼武庚为“儿”直到此刻。武庚听着“吾儿”二字,只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陌生。一千年了,旧人尚在,只是可惜,物是人非。他看着现在的父亲,再回想起记忆中父亲的模样,明显父亲已经苍老了许多,身上的毛发比起一千年前多了数不清的白色,脸上的皱纹也深上了数倍。

  “或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和解了吧?但是我始终信道义,我父亲是不正义的,是错误的,但永远轮不到我,来终结他。”

  想到这里,武庚收手了,看着帝辛姗姗来迟的一掌,他很是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父亲,孩儿不孝。你我现在······终究要迎来那最后的抉择了吧?还请父亲能够原谅孩儿,竟逼迫父亲······做出如此诛心之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