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赐我神之名

第606章 无法抵挡的诱惑

赐我神之名 沙拉古斯 5896 2021-06-10 11: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赐我神之名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查找最新章节!

  

  潘神走到桑迪尔身旁,把赫淮斯托斯的凿子递给了她。

  桑迪尔一愣:“这是……”

  “这是一把非常好用的凿子,能让你尽快刻完哈鲁马斯的事迹。”

  桑迪尔面露惭色道:“我知道我刻的有点慢,可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您也知道岩壁上有多么危险……”

  “我知道,我都知道,同时刻下两位神灵的事迹,的确没有那么容易。”

  听到这话,桑吉拉浑身上下每一根毛发全都竖了起来。

  潘神知道了,这意味着赫尔墨斯也知道了。

  祂们会如何惩罚我?会不会把我丢到天河里去?

  潘神笑道:“别怕,父亲并没打算惩罚你,祂已经原谅了你,赶紧带上凿子去悬崖吧,今夜千万要小心,父亲没有时间保护你,别老想着猛达拜库噶,先刻好哈鲁马斯的事迹。”

  赫尔墨斯今晚很忙碌,祂把潘神和阴阳神赫马佛洛狄忒斯叫到了神殿,一起分享天平转化的原初之力。

  在主神之中,赫尔墨斯的身体天赋不算好,祂的两个儿子更是不济,赫尔墨斯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决定每天控制吞吃的数量。

  祂计划每天吃两百颗珍珠,两个儿子每天各吃一百颗。

  可等实际操作起来,才发现计划执行起来很有难度。

  原初之力,决定了一位神灵力量的上限,尤其在神灵的全盛时代,信仰之力取之不竭,原初之力是限制神力的最大瓶颈。

  原初之力来自于血统,但血统是无法改变的,也就是说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法提升自己的上限,那种注定求而不得的渴望是每位神灵都无法摆脱的心结。

  现在有了能提升原初之力的方法,试问有谁能保持克制呢?

  潘神克制不住,祂吃了三千颗珍珠。

  阴阳神赫马佛洛狄忒斯吃了两千颗。

  赫尔墨斯并没有阻止,祂纵容信徒的贪婪,自然也纵容子女的贪婪,况且祂自己也没抵挡住诱惑,足足吃了五千颗。

  祂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但反应并没有两个儿子那么强烈,潘的眼神布满了血丝,可祂坚称自己才刚刚体会到力量的变化。

  阴阳神赫马佛洛狄忒斯拥有世间最美丽的脸,可这张脸现在已经扭曲了,但祂一再强调还没有尝出原初之力的味道。

  “你们很疼,都很疼。”赫尔墨斯早就看出了祂们的心思,可两个儿子矢口否认。

  “在原初之力的护佑下,我早就忘记了疼痛的感觉。”

  “身体里似乎有那么一点力量,连痒都算不上,更别说是疼。”

  赫尔墨斯召唤来一片云朵,在云朵的覆盖下,金骨架天平和堆积如山的信仰珍珠全都消失了。

  潘和赫马佛洛狄忒斯有些不满,但都没敢开口。

  赫尔墨斯盯着两个儿子看了许久,通过当前的状况得到了一些结论。

  位格决定了原初之力的上限,吞吃了超过上限的原初之力会感到痛苦。

  赫马佛洛狄忒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祂的位格不高,只是个四阶神,但祂的血统不差,是赫尔墨斯和阿芙洛狄特的儿子,血统决定了祂原本拥有的原初之力,而位格决定了祂的上限,换种说法就是祂就像一个容量不大的瓶子,瓶子里原本就有很多水,留下的空间不多,吃下了两千颗珍珠对应的原初之力已经超出了祂的极限。

  潘的状况刚好相反,祂是一个六阶神,位格很高,但血统很差,祂的母亲是一位宁芙,这就注定祂原本的原初之力不会太多,就像一个大瓶子,里面只装了不到一半水,剩下的空间还很大,只是一次吃了五千颗,让祂暂时有些承受不住。

  可无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祂们都不想停下来,就连赫尔墨斯都不想停下来。

  如果宙斯还在,只怕连祂都无法抵挡这份诱惑,奥林匹亚山上的诸神都无法抵挡这份诱惑。

  不对,有一位神灵抵挡住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念头在赫尔墨斯的脑海中闪过,赫尔墨斯对两个儿子下达了命令:“天平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你们各自回到神殿之中,休养三天不要出门,等你们具备了继续吞吃原初之力的条件,我会再次召唤你们。”

  两位神灵施礼而去,赫尔墨斯独自留在神殿里,悄悄拨开了云雾。

  金骨架天平再次浮现在眼前,赫尔墨斯抓起一把珍珠,放在了托盘之上。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赫尔墨斯在喃喃自语,当天平停止了摆动,赫尔墨斯把生成的原初之力吃了下去。

  ……

  吞下仅剩的一小团原初之力后,曼达昏睡了整整五天,等醒来后,他吃掉了半只山羊。

  这只山羊不算大,可也出了四十多磅肉,吃到最后,曼达的肚子都走形了,却没人敢阻止他。

  “要是霍尔娜在这里就好了……”尤朵拉搓了搓手,试着劝了曼达一句,曼达打了个响亮的饱嗝,终于放下了叉子。

  来到木屋外面吸了口冷风,曼达觉得神清气爽,他原地起跳飞到了空中,吓得派务士人跪在地上连声祈祷。

  曼达一路向南飞翔,他要看看离拜尔国最近的部落是否安全。

  这座部落与伯尤因部落相距三百多里,换做以往,曼达会使用冥界穿梭。

  可他今天想要飞过去,三百里看似远了点,但曼达感觉自己身上有用不完的力量,顺利的话可能不到半天时间就能抵达,顺便还可以实地看看各个部落的分布。

  曼达低估了自己,他的飞行速度要比六阶时快了太多,而且飞行的过程中不需要考虑路线和地形,他只用了一个十分沙漏的时间就抵达了离拜尔国最近的部落,沃迪亚部落。

  派务士国的每个部落都以酋长的名字命名,曼达见过沃迪亚酋长,他是个忠厚善良的老人,对猛达拜库噶有着非常虔诚的信仰。

  曼达以为猛达拜库噶从天而降,会给沃迪亚酋长带来不小的惊喜,可等到了部落的上空,他自己率先收到了一份惊喜。

  部落里停着几十辆马车,马车上插着拜尔人的旗帜。

  发生了战争?沃迪亚部落被拜尔人占领了?

  不像,部落里非常平静,根本没有战斗的痕迹,能看到派务士人在村子里走动,木屋和草房上面还冒着炊烟。

  通敌!

  曼达狰狞一笑,没想到让他抓了个正着。

  他迅速降低飞行高度,借着阳光和积雪的掩护,悄无声息落在了酋长的屋顶上。

  他想听听他到底和拜尔人聊了些什么,拜尔人到底用什么方法收买了这位慈祥的老酋长。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热烈,沃迪亚酋长正用一口流利的鲁阿赛语向拜尔人诉说着苦衷:“他突然出现,说是我们的神,派务士人从来没有过神,可伯尤因那个蠢货就那么相信他,他抓住了我们的国王,给我们的国王灌下毒药,用巫术迷惑我们的王,让他做了可怕的决定,让他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

  我的族人受到他的召唤,被迫为他战斗,我的儿子战死了,我连一滴眼泪都不敢流,

  大人,派务士人不需要神,不需要什么拜库噶,我们只想安稳的活着。”

  看来这位老酋长对拜库噶怨愤已久,可之前他对拜库噶表现出来的谦卑与虔诚几乎没有任何破绽,这位老戏骨的演技还真是不俗。

  一个拜尔人声音传到了耳边,听着声线应该是个年轻人:“我就知道,派务士人并不是都那么愚蠢,还有像你这样的聪明人,我的父亲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派务士人会在这个冬天遭到灭顶之灾!”

  他的父亲很生气,看来这是一位贵族的儿子,他说冬天是什么意思?在曼达看来,派务士国一年四季都是冬天。

  “国王做出的错误决定,与善良的沃迪亚部落无关,与我善良的族人无关,我们会如数缴纳税金,我还为巴耶夫大公准备了丰厚的礼品,我对大公的忠诚和敬意从未有过改变。”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巴耶夫大公的儿子。

  “我知道你没变,可父亲的怒火不会因为你那一点礼物而平息,你至少要缴纳一倍的税金,今年的粮价也要再翻一倍。”

  粮价?派务士吃粮食吗?曼达可没这个印象,自从来到派务士国,他天天都吃肉。

  房间里传来了酋长的哀求声:“大人,一车粮食要换二十张好皮子,这价格真的不低了。”

  “你觉得吃亏了?你觉得我们欺骗你了?”

  “不敢,我不敢大人!一车粮食三十张皮子,我只能出到这么多了。”

  “你不懂什么叫加倍吗?一车粮食四十张皮子,少一张都不行。”

  “大人,我的族人要挨饿了,我求求你,大人!”

  “你别这个样子,你先站起来,这样吧,我和父亲好好说说,一车粮食三十八张皮子,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宽容。”

  “大人,我们真的拿不出……”

  “别碰我,滚远一点!我说你是聪明人,你怎么不知好歹!”

  曼达实在忍不住好奇,用金手指在屋顶上开了个天窗,冲着下边喊道:“什么皮?羊皮还是鹿皮?多大的车?一车多少粮食?你们把价格说清楚些,我给你们评评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