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69章 琬琰水仙开(三)

水仙,你别跑! 逆尘 5975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翌日,,市内两个处于黄金单身汉前十排名的人的一组亲密照,在八卦网和娱乐杂志上,以铺天盖地之势散播出来,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男主角之一,商爵,,市巨头商氏集团二公子,现任商氏策划部经理和人事部总监,占商氏企业所有股份的,,,,凭借一双桃花眼,迷倒万千美女的浪荡公子。

   男主角之一:许墨白,S市医药世家嫡子嫡孙,清和医院外科医师,曾获得国际多项证书奖励并有‘俊比潘安,雅比宋玉’之称,为人温雅谦和,私生活极其干净。

   然,就是这两个俊美非凡的男人的亲密照,一下子席卷了整个网络,导致网络一度瘫痪。

   不到一个钟头,在一众网名持怀疑观望态度的时候,网络上又更新出商家二少把手头上一半儿的商氏股权转让给许墨白的消息。白纸黑字的合同签约贴在网络上没多久,商氏二少还光明正大接受了一家媒体的独家采访。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商许两家和普通八卦网民,连带着业界也对这起事件关注起来。

   ---

   接受完采访原本还挂着笑的商爵立马垮下脸,挥退秘书后,直接把一架刚拼好的战斗机捏碎。深呼吸了几口气,他立马给许墨白拨去一个电话,接通后,直接吼道:“你干的好事!为什么不是你接受采访?!”

   那边许墨白清冷淡雅的声音传来,“因为当初你选择当攻,所以大事总要你来负责吧。”说罢,也不管他的啰嗦,直接道:“晚上我有个手术,作为主角之一的爵少应该也会来探一下班吧。带份皮蛋瘦肉粥就好。挂了!”

   那边商爵对着手机怒视,而后猛地摔地,“探个P的班,去了我就不姓商!”

   傍晚,接到叶琬琰的电话,商爵怒不可遏,直接找到她的面前,发泄了自己的不满,可在对方三言两语之下,他又没出息的应承下来,带着保姆做的皮蛋瘦肉粥,没出息的跑去探班了……

   当许墨白从手术室出来,看到一头黑线等在外面的商爵,和躲在不远处的狗仔队时,露出了一个温雅又俊美的笑。

   “阿爵,你来了。”

   商爵恶寒一下,抖了抖,没好气递过去保温桶,咬牙道:“给、你、的!”

   许墨白顶着同事和小护士八卦的眼光,淡然接过,“走吧,去我办公室,我们一起吃。”商爵抽了抽嘴,不甘不愿跟在他身后。

   吃粥的时候,许墨白突然问:“你不姓商,打算换什么名?许吗?”

   吃粥的商爵“噗——”的吐出嘴里的东西,在许墨白一脸嫌弃的目光中,暴怒,“谁TM说爷要换名?”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磨牙,一字一句念起叶琬琰的名字。他从头到尾只跟她说过,没想到这女人竟然那么快就背叛了他,可恶!

   此刻,被惦记的叶琬琰正安稳睡觉,准备第二天去看守所里见古家的人。

   ---

   秋季萧瑟枯败,S市还带着夏末的燥闷,也许是因为天气将要下雨的缘故,天沉而厚,浮动着层层叠叠的灰云。

   “小姐,龚律师,我们到了。”车子开到近郊的看守所外。

   叶琬琰应了一声,和律师一起下车。

   眼前的看守所因地方偏僻,显得很荒凉,白墙铁网,单一枯燥,看不出一点生机。大门口处,对立着四个执枪的士兵和警员,越过铁门往里走,坑洼的水泥路尽头,是几座关押犯人的地方和瞭望台,侧面则是一个大大的铁网圈住的空场地。

   叶琬琰目不斜视地跟在龚律师身边,直到被警卫引入会见室,等待被叫的人时,她才环视了一圈所在地,对龚律师点点头。

   龚律师站起身,走到较远的一处横椅上坐下,打开文件看了起来。

   这时,会见室角落的一个内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神色憔悴,容颜略显苍白,又正在戒毒期间的李明杰。

   “是你?!”见到叶琬琰,他一讶,随后坐□,嘲讽笑道:“古郁倒是找了个好老婆,都这个时候了,还来看他的表弟!”

   叶琬琰没睬他的话,开门见山道:“我昨天见过你姐姐。”见李明杰动了动眼珠,安静下来听她说话,继续道:“我从她那里听了不少你的事,虽然我没什么立场和资格说你,但有些事联系前后,却觉得该跟你说一说,免得你恨错了人。”

   李明杰皱眉,“你什么意思?”

   心底咯噔一下,隐隐觉得从她嘴里不会听到什么好话。

   叶琬琰不紧不慢道:“你可还记得,在没有遇到唐宇帆前,你对古郁是什么态度?为什么在遇到唐宇帆后,你对古郁的态度渐渐变了,而后到了恨不得他死的地步?”

   她边说边观察着李明杰的表情,哪怕一点细微,她也不想错过。按理说,唐宇帆是所有事件的牵引着,为什么李明杰没有想到有些事很可能会是唐宇帆做的?

   “嗤,如果你是想说这些,大可不必。”李明杰脸上隐现一股恨意,“当初要不是他害得我沾上毒瘾,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你以为他是什么好货色吗,还不是想要争夺古家的股份,好了,现在古家彻底垮了,他也不用再费尽心思了!”

   叶琬琰心中疑惑顿生,面上依旧淡淡,“你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亦或者,有人给你说了什么才会让你深信不疑是古郁害了你。”

   李明杰没有说话,叶琬琰继续,“古郁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他如果真想得股权,就不会再回到古氏去帮助古靖蓉一起撑起已经残破不堪漏洞百出的企业。你可能不知道,他早已把自己的股权还给古俊凯,没拿你们古家一分一毫。”

   “当年的古家和现在的古家不一样!”李明杰冷笑。

   叶琬琰没再辩解,从包里掏出一张信笺,递给他,说,“这是唐宇帆的遗书,当初直接被警察拿走做了证据你没看过,但让萧白印了一份,上面写的东西你看看比较好。”

   李明杰存着复杂莫辩的心,打开遗书。

   越看,脸色越白,直到最后拍案而起,激动地抖着身子道:“他当初明明跟我说是古郁找人给我下的药,我当时都看到他在外面冷冷看着我吸下毒,笑着离开清廷!就是他做的,就是他做的——!”

   “叫什么叫!”后面带李明杰的警卫上前制住激动的人,警告地瞥了眼叶琬琰,“这位小姐,犯人现在已经失常,我们要带他回去了。”

   叶琬琰收起信笺,点头,望着李明杰边叫边被带走。

   其实这份信笺是她专门找仿师仿造的一份遗书,大致内容还是按照唐宇帆所说的写下,只不过里面加了不少别她怀疑却觉得可以有理可循的内容。一共写了两封,一封给李明杰看,一封给林依依看。

   叶琬琰猜李明杰和古郁关系变差,就是因为毒品的事,刚才一系列谈话就能听出,所以她把准备好的信封拿出给他看,上面写了一些唐宇帆购置毒品,且找人卖给李明杰的事。

   原本她没指望能得到什么消息,没想到失控的人在最后竟然爆出了一些线索。

   “麻烦再叫一下林依依吧。”她把信笺收回到包里,取出另一封。

   林依依的模样看起来比李明杰好许多,样子平静中,只脸色略显苍白。

   见到叶琬琰,她也只是微抬了抬眼皮,淡淡地说,“是你啊。”话语淡然又肯定,似乎料到某天她会来找她一样。

   “我找了律师来为你做诉讼,如果你这里没有大问题,过几天应该能放你出来。”

   “你,帮我?”林依依蹙眉,不可置信。

   叶琬琰直白道:“虽然我有无数条想要放你不管的理由,可就算你罪无可恕,但在古郁曾经的心底,始终有一个对美好过去怀念的妹妹。”

   林依依嗤笑,“……妹妹。”

   “我知道你喜欢他,不同于哥哥和妹妹之间的喜欢。”叶琬琰声音若莺,“可你不该以喜欢他的名义,做出伤害他的事,哪怕是想要借机接近他。”

   “既然我得不到,为什么要给别人得手的机会。你根本不懂……”

   “是你根本不懂爱到底是什么!”打断林依依的话,叶琬琰眸色微沉,“从小到大,你林依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根本不知道古郁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林依依尖声叫道:“难道你叶琬琰就知道他想要什么吗!”

   叶琬琰清雅一笑,眼角的泪痣愈发媚惑,“是啊,我知道。但我不想告诉你呢~”

   “你——!”林依依气急。

   “当年你把唐宇帆和李瑶撮合在一起,没有想到,对方是想要古家破灭吧。”叶琬琰突然爆出的话,让林依依脸色一白,堪堪止住了想要说的话。

   递出那份‘遗书’,叶琬琰淡淡道:“当初的遗书给你们公布的是他名下的财产归属问题和一些小事,但其实被警察拿走的这份上面,写了不少事情,有兴趣的话,你可以看看。”

   林依依白着一张脸也不接,就那么直瞪着信笺。

   “你和唐宇帆之间的事……”叶琬琰没把话说尽,而后道:“哦,你不看吗?这封信我和古郁都看过了的。”

   林依依猛地抬头,“你说什么,二哥他,他也看了……?”

   叶琬琰眸底划过一丝异色,点头,“当时他没想到你们的关系会是那样,所以很生气,想来早些年的那点感情,也因为你这出彻底消失了。”

   最终,林依依没有看那封信,神色恍惚的被带回看守所里。

   叶琬琰依旧坐在原地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小门处传来“咔嗒”的开门声。

   她循声望去,就见那个思念了许久,容颜清俊冷冽,身形挺拔巍峨,宛如隔了几个宿命轮回的男人出现在眼前,让她忍不住想要落泪。

   “别哭。”古郁坐□,淡笑着伸手握住叶琬琰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摩挲。

   “我有分寸,让你回尼斯就是怕你担心。”他突然轻笑出声,在她狠狠瞪他时,目光温柔地凝视,语含宠溺道:“我知道你会回来,哪怕被叶伯父不许。能在这个时候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