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74章 番外――古郁

水仙,你别跑! 逆尘 7584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我们注定在茫茫人海相遇,不论是曾经长安街上的回首,亦或者乡村池边的邂逅。前世今生,只有一个人,能够打动并攫取我的心,沉沦恋慕,无怨无悔。――古郁

   ---

   这一世,我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

   母亲在我的印象里,温婉柔美,却总在眉宇间溢出几分愁容,让渐渐懂事的我看到,亦会觉得心中酸涩难当。当时不知道是为什么,和琬琰在一起后,我才懂得,懂得那种情深下的晦涩,殇逝下的苦楚。

   九岁前,我跟着母亲到处奔波,像是流浪的旅人,从来没有定所。虽然没有上学,我却因为母亲的博学多才,学到不少东西,只是我知道,她一直不开心。

   辗转的路上,我见到过母亲和一个老人见面,他亲切的让我叫他祖爷爷,到后来我被接回古家,才知道,他真的是我亲亲的祖爷爷,我父亲的爷爷。当时他来找我母亲,并不是逼她回古家,而是想看看我们好不好,早熟的我,从他的话里听出很多意思。

   母亲是祖爷爷朋友的孙女,家里因为某些事只剩下她一人,从小和我父亲一起长大,到后来的交往,他老人家都是高兴的。

   可最终,我父亲却因为家族生意,娶了一个商家女为妻。

   而我,则是母亲在他结婚1年后,怀上的。

   那时,我大概了解了母亲眉间愁容的缘由,心底暗暗发誓,要好好对她,照顾她一辈子,让她成为最幸福的母亲。可世事难料,母亲的抑郁过重,加之总是奔波,没有好好静养,导致身体受不了负荷,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选择了离去。

   当天,我还未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就直接被她提前打过招呼,从S市赶过来的父亲,接回了所谓的‘家’。

   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何谓富丽堂皇,何谓名门豪宅,何谓贵妇,何谓王子公主。

   和我曾经九年的生活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我沉默地面对所有人,父亲只是深深看我,然后让所谓的女主人接手了我的日常。那样一个表面上温柔笑意背地里阴狠下手的女人啊,我第一眼见到她,就生出不喜,就像他的儿子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孽种’。

   我用淡漠面对所有人,他们亦是不愿和我接触,唯一一个出乎意料的小女孩儿,让我灰暗的世界有了一点点的温暖。

   “二哥,你为什么总不说话,是讨厌依依了吗?”“二哥,你看,这是我专门做给你的甜点。”“二哥二哥,快来,小迪生小崽啦!”

   大概童年的那点乐趣,就是有一个愿意接纳并对我友好的林依依出现。

   虽然每次和她相处之后,会得到继母的冷笑和苛责,可那时候,真的觉得似乎也没那么难忍,毕竟我始终过的是我自己的生活,与他人有什么关系?

   我努力利用现有的环境学习所有的东西,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在社会上立足,那么,唯有利用现有的条件和环境充实自己,填补自己的羽翼,才能在未来走出自己要走出的路,甚至不用被人利用和摆布。

   原以为,日子可以这样持续下去。

   直到四年后,我因司机修车之故游逛在街上,无意看到继母和一个陌生男人坐在一家咖啡厅里谈话时,心头突然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果然,没过几天,因为学校的一次活动我再次见到了那个人,却是坐在领导席位,看向我的眼神,像极了对待某种猎物时的嗜血阴鸷。直到后来在家里留心了继母的举动和一次不小心说岔嘴的话语后,我毅然选择离开这个家。

   离开这个充满算计心机肮脏,又阴晦冷血的地方。

   逃离开后,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母亲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对我来说,真没有可以容身的地方了。我随意坐上一辆大巴,悠悠荡荡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一个小县城。

   也许是因为我年岁小,又独自一人的缘故,下车后我就被人盯上了。

   虽有学过功夫,可当年才十三岁的我能力有限,在被几个二十多岁的地痞青年抢走背包后,又被打了一顿后,跌倒在路上,任由额角的血液流出,眯眼看着广袤湛蓝天空上,居无定所的蹁跹白云。

   “小子,出什么事了?”一到浑厚又遒劲的声音响起。我转动眼珠看去,是一个鬓角花白但精神抖擞的老人。

   结识魏爷爷出乎意料,我沉默寡言他似乎也不介意,很好心的提出如果我没有去出,可以先跟他到乡下的家里住一段时间,其它什么事再做打算。

   想到我已经身无分文,这个老人的眼神又那么坦荡,我默默跟在了他的身后。

   当时的我很庆幸跟在了他的身后到达了秦家村,因为在那里,我遇到了这一世,最想珍惜的女孩儿,虽然只是一个并不算太长的相处,却足以让我在未来的余生回想起,都会觉得美好而感慨。

   我自从来到村落,没有跟魏爷爷回他们家,住在一个临近的空房里,好在乡里都很热情,在魏爷爷的嘱咐下,给我添送了不少东西,我也因此住在了这里。

   秦家村的环境很美,有辛勤劳作的农户,有天真无邪的孩童,还有蕴含了大自然气息的清新空气。所有的一切,从物质上来说,跟古家给予的一切不值一提,可相反,我更喜欢这里的环境这里的人,那种没有虚伪面目的相处。

   “你是谁?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坐在池塘边静思的我,遇到了可爱顽皮的叶琬琰。

   第一眼见到她,只觉得这个妹妹长得很漂亮,像是从年画里走出来的小童女,扎着两个包包头,脑袋一晃一晃可爱至极。见我不回话,她歪着头眨眨眼,眼角的泪痣仿佛在那一刻活过来般,瞬间触动了我的心。

   我注视了她几秒,移开视线。

   自此,不论我出现在哪里,她便如小尾巴一样跟在我的身后。哪怕我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对她,她也能叽里呱啦说一堆诸如隔壁阿花生了几只小猪、村子里的小孩欺负了另一个小孩、她偷偷倒掉了魏爷爷的烟叶等等琐事。

   直到我听说她一直在找传说中救人治病的水仙,才从魏爷爷那里听说了一部分她的事。

   后来的某一天,我被村里的孩子骗上了后山,在那里迷路后爬上一个小山峰,意外发现了一株类似水仙的植物,正准备观察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同样上山的琬琰。

   只是没料到,天气骤然变化,起了大风大雨。

   在琬琰不管不顾想要得到那个水仙时,不慎掉落下去,我惊急之下伸手去抓她,另一只手握住了她拔下来的水仙头。跌落在地的时候,我浑身都泛着一股疼痛,想要痛呼,却因为身上女孩儿惊魂未定的苍白脸色而生生压住,只拉着她,一遍遍重复“不要害怕……”

   昏迷后,我被送往医院,也在同时被古家查到线索,寻了过来,在动完手术修养三天后,直接接回了古家。

   醒来后,我失去了在秦家村里生活的记忆,却多了个不开花不长叶的水仙球。

   此后几年,我莫名喜欢上了水仙花,甚至花光了多年积攒下来的钱,买了一处庄园,种了一园子的水仙花,偶尔我也会亲自前往放松,照料那片经久不谢的花海,甚至对已经渐渐接受了妹妹这个身份的林依依也不能踏足的领域。

   高中毕业我依然选择出国留学,在那里认识了和我一起以M・K名义创出天地的Kerwin,共同在策划界拼出一个地位。

   那时候的生活和学习,是我最放松的时候。有义气的朋友,有可爱的导师,还有自由新鲜的空气。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没有压抑的气氛和不时仇视的眼神,M国的生活让我重新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事情。

   原本我想一直呆在M国,可父亲的一通电话,让我不得不离开M国,回到古氏帮忙。

   重回这个家,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二哥,依依想和你一起去庄园!”

   林依依长大了不少,再不是年少时的天真烂漫,眼底里有种浓得化不开的东西,让我每看一眼,都觉得像极了继母的模样。

   “你还要上学,林阿姨会不高兴。”我淡淡拒绝。

   之后的相处,我发现她对我时的某些动作和眼神跟其他人不一样,后来经由吴雨霏的提点,我才惊觉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竟然爱上了我。

   我可以包容她的任性,甚至宠溺她,给她想要的,可我不能接受她的爱意。在她某次一个人冲到庄园毁坏了我精心料理的水仙时,我终于跟吴雨霏签下了订婚的合约,打破了林依依最后一点希望。

   “为什么选我?”当时的吴雨霏很认真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默默看了她一眼,收回自己这份合约,答,“以你们吴家的实力,长辈不会反对。更何况我们是朋友,大家各取所需,不会存在不必要的麻烦。”

   之后的我依旧当林依依是妹妹,只是少了以前的尽心。

   再后来,接到酒保用她手机打的电话之后,我出了车祸……

   我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安排,让我有些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时,突然撞上了一出意想不到的意外和最美的邂逅。

   叶琬琰……

   当我在她身边醒来的时候,所有朦胧的事情都让我始料未及,成为魂魄,只她一人能够看见,又觉得,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

   之后,我自嘲的想,如果真的只能这样一辈子,好像也不错,没有烦扰的人,没有无尽的利用,一个小小的并不让我讨厌的空间和女人。

   但对方并似乎并没有这么想,她在得知我的身份后,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把我送走。

   如果说我还在生时,有不少女人倒贴想要上我的床,她却避如蛇蝎,根本没想到要和我有过多的纠缠。我一直秉持着宁缺毋滥的原则,生意场上可以随大流的抱个女人撑撑场,过后根本不会跟一个对没感情的人上床。

   我不是一个喜欢受他人摆布的人,所以当我猜出她准备把我送走时,就在网络上利用一些手段查出了她的消息,而后在她带我去医院的时候,让某个人发了条短息给林依依,让她去了医院,赌一次她会添乱。

   三年过去,似乎一切都只是眨眼间的事。

   林依依如故,吴雨霏如故,甚至躺在床上的我的本体也如故。

   最终,我赌对了林依依对水仙的愤怒,毕竟当时因为她损坏我的水仙花一事,我们之间头一次闹得特别不愉快。所以那天,我还是回到了叶琬琰的家,和她呆在了一处。

   之后的相处我渐渐发现,这个女人柔韧的外表下,有颗被隐匿极深的火热内心。

   那种对任何事物都存了极大冲力的执着和精神,我喜欢看她咬着笔头盘腿坐在毛毯上凝神思考一个策划案的样子,柳眉杏眼,琼鼻朱唇。她是极美的,静下时,就如同静静绽放的水仙花,那么优雅又清丽,一颦一笑,风情无限又动人心魄。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她的,私下里联系了Kerwin帮我查古家三年前的事,我一边帮她在商氏站着脚跟。

   一次次的磨合相处,一次次的斗嘴欺压,我蓦然发现,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当她被甄倩找出的人劫走,我被抢击中将要消失的时候,我突然懂了,心底早已对她有了执着和在乎,哪怕为了她死去。

   再次醒来,我仿佛做了一个漫长又短暂的梦。

   梦里,我和琬琰身处古色古香的长安街,那里飞天悬画,舞袖春秋,我们有欢声笑语,亦有悲欢离合。只是最后,从她眼角流下的血泪,却一直刀剜着我的心,震慑着我的魂。

   记忆是那么清晰,就像我已经走过了两世一般。

   而曾经失去过的三年记忆,也在此时回想起来。

   我没有跟琬琰提起,因为我坚信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后来的各种混乱和牵扯,让我们渐渐走进彼此的生命。

   我爱她的所有,一如我的眼里只能看到她。

   什么都不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哪怕是在古代身为太子在这一世却身为琬琰前男友的夏一鸣,亦或者古家时间一系列的幕后黑手唐宇帆,甚至是对我并不太看好的琬琰的父亲。

   我们用尽了所有才换来再一次的重逢,我怎么会允许你不属于我?

   当一切尘埃落定时,我庆幸能在第一时间拥住我生生世世都珍爱的女人。

   婚礼的当天,我看着洁白婚纱下的琬琰,那抹望着我的笑容,和当年长安城外的洛河边起舞轻跳、袖飞盈盈的身影相互重叠,震颤着我的心扉,久久地,久久地不能平静下来。

   缓和了呼吸,我对她吐出当年相同的话语。

   “玉儿,我来了……”

   我来接你了。

   接你和我一起携手,共度今后的岁月更迭,秋冬春夏。

   清秋岁梦,唯伊永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