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43章 不同的世界(二)

水仙,你别跑! 逆尘 6074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叶琬琰暗若流烨的瞳眸望入古郁的眼底,丝丝涟涟仿若蜻蜓点下的水波,蔓延在两人之间。

   而他笃定的姿态,让她突然想撬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就那么肯定她会相信他的作为,就那么肯定她会对他不离不弃哄哄就好,就那么轻而易举就能原谅?

   【你到底爱不爱我!】

   【难道非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你才相信我爱你吗!】

   【如果你爱我,为什么还要跟别的女人牵扯在一起,你不知道我也会伤心也会难过吗?可你就是做了,还做的那么理所当然,我真佩服你两处说谎的勇气!】

   【小雅,我只不过是为了权宜之计,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你……】

   电视剧里突然放出的狗血台词响在静默的客厅里,相互对望的眼底同时出现短暂的凝滞,而后无语地抽了抽眼角。

   古郁拿起遥控器关上电视,不依不挠望着叶琬琰,就要等她一个答复。

   叶琬琰无奈吐语,“天色不早,你赶紧回去。”说着,很主动的让出客厅,抱着碗筷走到阳台,扒拉起半温的饭菜,却有些食不知味。

   古郁又怎么会因为她一句话就回去,两人已经多少天不见,她吃的苦他都一一记着,该找谁报仇一个不落,只是离开,他做不到。

   随着她走到阳台,望着静夜下的阑珊,他缓缓开口,“甄倩被判处死缓,甄志远无期,你那个陷害你的同学被判了三年,夏一鸣给自己找了律师,作为从犯罪行不大,所以只判了五年缓刑两年,我会找人暗地看着他的举动,尹然的事算在此了解,只是甄家背后的达姆却还是没有踪迹,甚至他们还牵扯到古家一起比较远的事情,包括你外公……”

   “你说什么!?”叶琬琰之前还在感慨,突闻自己外公跟那个国际恐怖组织的头领有关,忘记两人正闹别扭,问,“难道是我外公当年为什么离开B市的原因?”

   古郁拧起长眉,深邃的墨蓝色双眼泛着清冷又忧虑的光芒,“你外公当年是我太爷爷手下的一方势力,不属于军队,但在B市黑道却有头有脸……”

   叶琬琰等了半天没听到他继续,蹙眉望着他催道:“怎么不说了啊!”

   古郁顽劣一笑,摊手,“我也只知道这么一点儿,其他只能问当事人了。”

   叶琬琰忍不住白他一眼。

   似乎看出两人之间缓解了不少,古郁伸手勾住她腰身,拉到自己这面,微倾身和她平视,目光里流转的温柔缱倦,仿佛经年不消的繁花只为注视她而绽放。

   “玉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事,我都不希望成为阻隔我们感情的鸿沟,有心事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也可以告诉我,我古郁就算倾尽所有,都想要你平安开心的生活在我的世界里,哪儿也不许去,只能陪着我。”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醇磁感,宛如为了蛊惑她一般,他还刻意放缓了说话的速度,甚至嗫喏的唇瓣、喷洒的气息,都成为了他勾引她的手段。

   他的话语温柔又霸道,就像她天生该是他的一样。

   叶琬琰直直凝着他,过了半晌才启唇,“我想要什么,我有什么心事,非要我亲口告诉你你才会知道?古郁,我也是个女人,就算我懂却也想听你亲口解释。”

   她的语气始终淡淡,让古郁心中震动不停。

   他不是不在乎他,在他的心里,琬琰一直是个很冷静理智又聪明坚强的女人,她也有脆弱彷徨的时候,他会心疼,他一直以为两人之间相知不用过多言语就能理解彼此,却没想,就算知道,也需要亲口说出来,才能止住所有的暗伤和猜忌。

   “对不起。”他捧上她的脸,额头抵着她的,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此时此刻,古郁一下子像是感同身受般,体味到当初她那么静默在身旁的等待和期盼,这么长时间的牢狱之灾,她的心又该如何作想?

   曾经几多的不眠之夜里,他一直害怕琬琰的伤心和难过,不时自责自己,可现在却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两人之间贵在坦言,他害怕担忧顾及的,却也对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是他最在乎的,那一定是眼前的女人,他舍不得伤害,她如果疼了,他会比她更疼,就如同现在,她那么清冷地凝望自己,自己的心就细细密密的被针扎得无以加付。

   他唇瓣中重复吐着“对不起”三个字,每说一次,浓郁到心痛的滋味就更加深刻,让她听到都忍不住一颤。听他断断续续说起这些时间里的事,听他解释自己所作所为的目的,甚至那些在魂魄时做的小手段都因为他激动失控而全盘脱出。

   “嗯?我听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当初你让我带水仙去医院,是你用莫名短信通知的林依依,才有了她摔水仙的事?”

   古郁坦白的话语戛然而止,两人相距不到1厘米的眼睫眨了眨,突然撅嘴亲了口近在咫尺的唇瓣,“因为我想留在你身边。”

   叶琬琰自然知道这话的意思,冷哼一声,推开他,将手里的碗筷递过去。“剩下的你吃吧,我现在没什么食欲,如果嫌弃我,就直接倒垃圾桶里。”

   “当然不!”古郁说着就大吃了几口,眼睛盯着人直看。

   叶琬琰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掀了掀眼皮,“快点吃吧,早点吃完早点回去。”

   古郁看得出她已经没再生气,可听到这话怎么都有点不太舒服,想到因果,问:“你是怕打断我的计划,被人跟踪了?”

   “既然你想要做戏,我在一旁看着就好。我不会阻止你去做什么,但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也不要连累到无关的人。”

   室内柔淡的灯光打散在叶琬琰的脸上,使得她迤逦秀美的脸上蒙了层淡色的流光,衬着眼角夺目的泪痣让他心中一荡,忍不住弯了弯唇。

   “放心,我心里有分寸。”

   这一晚,古郁终是没有在这里久呆,一是想要让琬琰好好休息一顿,二是他害怕留的越久就越不想走了,只临走前,他想起蓝斯对他说的话,转而对叶琬琰道:“蓝斯能够抓住在M国的接头人,还要多亏了你父亲的帮忙,叶叔应该是知道了你在国内的事才出手的,他肯定很担心你,晚上打个电话给他报声平安吧。”

   送走了古郁,叶琬琰拿着电话踌躇了半晌,终是拨通了跨国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清冷淡漠,但似乎因为古郁的话,让叶琬琰听出了不同于往日的淡淡关心和在乎,简单聊了几句挂断前,她匆匆说了一句“爸爸,谢谢你。”,让电话那头的人,眼底划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笑意。

   ---

   甄家的事件余波还在,蓝斯依旧留在S市调查某些事件,古郁依旧在面上装得和她平平淡淡,商氏得了赔偿但抓出一些蛀虫被商家两兄弟合力整顿了一番,古家存在的矛盾仍然表面平静,内里各种钩心斗角不断。

   但叶琬琰的生活,总算不用再如往日一样提心吊胆,暂时回归了平静。

   自从从蓝斯那里得到一只军用内部联络的手机后,叶琬琰和古郁几乎每天晚上会聊聊天,只是某天晚上聊完挂掉电话后,她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让她心底升出股不好的感觉,结果在第二天真的被应验了。

   推开商爵的办公室大门,叶琬琰一眼望见凝神靠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的人,面容没有往日的肆意,身上带着冷滞的寒霜。

   不待她开口,对方先一步启唇,“古郁昨晚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昏迷。”

   “你说什么!”叶琬琰脸色一变,“有没有大碍,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去看他?”

   “我也是才收到消息的,把你叫来就是打算带你一起去看看。”商爵微凝起桃花眼,抿唇道:“不过你得保证不能激动,不能出现任何失常反应,不然他之前做的那些都是白费劲了。”

   忍下心痛,叶琬琰点了点头。

   ---

   两人赶到医院时,住院部大楼外早已水泄不通,如果不是几名黑衣保镖拦在门外,恐怕那群蜂拥的记者就要闯入里面直接采访了。

   望着眼前的场景,商爵咧骂了一句,“槽,我现在最烦的就是这群无孔不入的人。”

   叶琬琰扯了扯他的衣袖,朝某个方向使了个眼色,两人便溜入住院楼的一个小后门,钻了进去。商爵诧异看向身边的人,嘴碎道:“该不会是你身边有哪个倒霉蛋老住院,你才这么熟门熟路的知道小道吧?”

   叶琬琰暗道,可不是,那倒霉蛋就是你兄弟。

   在说出自己的身份后,楼下的护士终于告诉了两人古郁所在的VIP房间号,顺路找了过去,就见外面依旧有保镖守着,但和外面相比,安静许多。

   “爵少?”见有人被保镖拦下,古绍驰眼底闪过一丝微光,止住保镖的动作,招手让他们放行,道:“是朋友。”又对进来的两人道:“小郁还在昏迷……”

   话还未说完,就被里面的一阵吵嚷打断。

   片刻,就从病房里鱼贯走出几人,为首一人五十多岁,身穿军装不怒自威,此刻他的脸上满是怒火余韵,更加让一行人噤若寒蝉,没了声响。

   瞥见尾随的二儿子出来,他也没多说什么,一只手拽着人,一只脚那么抬了下,就让人直接跪在地上,面向某人方向,拿手按住还在乱动的儿子,厉喝道:“孽子,你给你二叔道歉,如果小郁有个三长两短,你不动,我自然让你给他陪葬!”

   古绍羽抖了一下,似乎也很是怕他老爹,低低对古俊凯道:“对不起,二叔……”

   古俊凯敛下眼睫,对自家大哥古俊辉道:“等小郁醒来再说。”

   古俊辉哼出口气,不解气地踹了古绍羽一脚,“古家有你这样的儿子,算是毁了老爷子当年的一番心意,我告诉你,如果小郁有什么,你就等着被削吧!”

   “大伯先消消气,医生说小郁的情况不算太坏,您赶飞机过来还没休息,让绍祺他们带您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古绍驰秉持做大哥的派头,又劝了其他还在场的人,最后长辈都走完,小辈也没留下几个,他这才对两人道:“抱歉,见笑了,你们要进去看看吗?”

   没想到古家还会闹出这么一出,叶琬琰和商爵对视一眼,从对方眼底看出某些端倪。

   走进病房,里面还坐着两人,林依依和李瑶。

   一见有人进来,林依依便皱起眉,颇有深意地说,“爵哥哥一听二哥出事就过来,果然跟我哥哥是好兄弟,不过怎么还带着你的那些莺莺燕燕一起?也不怕把什么病气传到二哥身上,他现在可病弱着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