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48章 前尘故梦曲(一)

水仙,你别跑! 逆尘 6592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林依依的异常众人都没在意,顺着古郁的话,几位长辈倒是笑了出来。

   李瑶坐在叶琬琰身边,对她的感觉还不错,举杯笑着道,“没想到表嫂和表哥认识这么久,也算是有缘,表哥这人一直很好,看样子以后也会对你很好。我在这里敬你一杯,不用全喝,咱们女人间随意。”

   “嗯,谢谢。”叶琬琰和李瑶碰杯,喝了一口,相视而笑。放下杯子,就对上唐宇帆温雅看过来的眼,颔首对他点了点头。

   一顿饭古家某些人吃得并不舒坦,反观叶琬琰一家和古郁,丝毫没受影响。

   直到结束后,古俊凯作为大家长邀请叶承泽到家里坐坐,被婉拒,有些黑脸的想再说什么,就被李毅拦住,说带了古帅的话要跟几位长辈谈,就此作罢。

   古郁送叶父和外公回到家后,就带着叶琬琰逛街,两人难得这么光明正大出来,十指相扣,似乎心贴得更近了几分。不论是服装饰品店,还是玩偶游乐场,古郁很有耐心的陪着她闲逛,十足十的好男人形象。

   从云霄飞车上下来,叶琬琰晕晕乎乎被古郁揽着腰带到长椅上坐下,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真是的,一开始就说晕的话,我们就不玩这个了。”

   “可是我就是想啊!”叶琬琰嘟嘴。

   古郁轻笑一声,拍了拍她的头,“乖乖等在这里,我去给你买点饮料。”

   叶琬琰点头应下,望着挺拔隽秀的背影,心底一瞬间冒出许多粉色泡泡,这才是真正的恋爱感觉,只要跟他在一起,就会心跳加速,让自己越来越小女人,越来越像一个小孩子。

   面前突然出现一只绒绒的大手,手上一串儿心形的气球。

   她一愣,顺着大手看了过去,就见游乐场里的人装扮的熊布偶朝她晃了晃大脑袋,样子有几分憨态和搞笑。她指了指自己,问,“给我的?”对方点点头,她笑着接过,道了声“谢”,刚好古郁买好饮料回来,她招了招手,指着熊布偶对他说,“它送我的。”

   古郁扫了大熊一眼,“嗯”声点了点头,一路上他看到这熊送了不少人气球。把打开瓶盖的绿茶递给叶琬琰,问,“好点没,还头晕吗?”

   “坐会儿就没事了!”叶琬琰灌了口水,就见一旁的大熊,从自己肚子上的大兜里掏出两张游乐场的传单递过来,古郁接过后,它才一跳一跳的离开。

   “什么东西?”

   叶琬琰凑近一看,是游乐场邀请情侣参加的好几项活动,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今天是七夕。她略感诧异地侧头看古郁,“你特意挑了七夕弄订婚?”

   古郁挑眉,“当然,很有纪念价值不是?”

   叶琬琰莞尔一笑,抬手勾上他的臂弯,眨眨眼,“那今天是不是我说了算?”

   ---

   游乐场举办的活动不过是个喙头,为了吸引消费群体,再加上今天是七夕,来得人比平日都多,不少小情侣们也都兴奋的参加了一些活动。

   叶琬琰寻了个奖品不错的活动,拉着古郁参加。

   报名的一共十二组,奖品是游乐场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免费一星期的招待卷。

   其实还有其他活动有诸如人形布偶熊类的奖品,在叶琬琰看来不实用,反倒不如那家做东西不错的西餐厅。古郁自然一切随她,只陪着她玩闹,没有一点不耐和不愿。

   这一区的活动分三个项目,两人三脚,夹气球,耐力赛。

   活动一开始,就闹了不少笑话,有人配合不当绊倒,有人扭成一团,叶琬琰被古郁搂着边往前慢慢挪动,边笑得开心。两人本就是俊男美女,围观人群里有不少人在一旁起哄加油,让气氛更热烈了些。

   第一局两人都不是急性子,所以保持在第三名位置,顺利进入下一局。主持人送了参赛所有情侣一对儿熊娃娃的钥匙扣,笑着送下了排名最后的两组。

   叶琬琰举着穿着婚纱的小熊,在古郁面前晃了晃,笑得一脸灿烂,“你挂吗?”

   古郁脸色有点臭臭,以挑剔的眼光看了半晌,才勉为其难的点头,“虽说有点不符合我的审美,但作为一只母熊,它已经完美的展现了它该有的曲线特性,我们不应该歧视。”

   叶琬琰:“……”

   第二局是两人用身体夹气球,从一头送到另一头,按照夹气球的数量排名。一时间,横着走的螃蟹让好多人举起相机拍摄场内的闹剧。

   叶琬琰和古郁是面对面夹着气球,她一抬头,就对上古郁垂眸看着她的眼,心中一动,问,“你这样陪着我玩,不怕有损你的声誉和形象吗?”

   “你介意?”古郁反问,又很自然地说,“如果我只看别人的眼光过活,早累死了。”

   叶琬琰笑了笑,拉住他的手,攥紧。

   古郁眼中划过笑意,回握住她的。

   不说配合越来越默契,两人这么一来一回没爆过一个气球,用古郁的话来说就是稳扎稳打,最终的排名依旧是第三,最后叶琬琰戏言他是万年老三,被对方清冽的眸子瞪视了一眼。

   这回送的是带着荧光闪烁的一对儿熊耳朵,主持人要求第三局的时候参赛者必须戴上,让叶琬琰笑了半天。你想想,在一向对外保持着淡漠清冷形象的古郁头上,戴上那么一个不停闪烁的圆耳朵时,要多搞笑有多搞笑,要多不搭有多不搭,她真没想到还能看到古郁有这么不自在又勉力忍下的无奈表情。

   第三局的耐力赛让两人没想到的是比赛接吻时间,看谁的最长。说实话,在公共场合做这样亲密的事,叶琬琰有点接受不能,蜻蜓点水一吻无所谓,那么长时间被人围观……怎么都有点别扭。

   古郁自然看出她的纠结,捏了捏相握的手,低声在她耳边说,“这一星期的免费餐我请你,现在咱们溜吧!”

   他一向是个行动派,刚一说完,就带着人跑离了现场,留下一堆没反应过来的人。

   夏夜的风吹过两人的发丝,在空中起舞曼摇,璀璨的星辰在空中熠熠生辉,点缀着墨色帷幕里的深邃和悠远。

   叶琬琰望着古郁清俊霍朗的侧颜,心底一片宁静又安然。

   这个世界这么大,我们能够遇见彼此,真好。

   “笑什么?”古郁一回头,就看到她脸上绽放的一朵妖莲,不自觉停下步子,伸手勾上她的腰肢带入怀中,居高临下俯视。

   “我是笑身边有你陪着,就像做美梦一样。”她踮起脚尖,仰头吻上他的唇。

   他眸底一热,压□体的某种冲动,拍了拍她的翘臀,故作不满道:“做梦?你以为你现在在梦游,要不我费点事,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叶琬琰掐了下古郁精瘦的腰身,转开话题,“我还没坐过摩天轮,陪我一次吧。”

   古郁蓦地搂紧她,低喃,“好。”

   晚上坐摩天轮,从高出俯览所看到的城市景致更美,一片黑色中,满目都是盈盈亮若星辰的灯火,阑珊绵延,仿佛天上的银河坠落凡间,形成一弯弯流动的美景,如画般精致耀目。

   古郁从叶琬琰的身后揽着她的腰身,头搭在她的肩上,同她一起看这城市的夜景。

   此刻心底的静谧和平缓,让他卸掉了身上的担子,似乎只有现在,他才是记忆里的他。

   微微偏过头,就能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杂糅了静雅和妩媚的脸,月色清辉下,她眼角那颗朱砂泪痣仿佛活了一般,震颤着他的心房,待她感应他的注目转过头,那一双流盼生姿的眼便匆遽慑了他的心,夺了他的魂,促使他吻上她轻抿的唇瓣。

   这一吻,倾注了他所有的眷恋和感情。

   辗转吮吸浅吟低喃中,两人的爱意炙热而真诚。

   直到叶琬琰被吻得气喘吁吁,才从深吻中极克制地轻推他的胸膛。古郁睁开眼,夜色般幽深的眼眸凝着她,那里面似有一团墨蓝色的火焰,正欲将他和她点燃。

   感受到他硬挺的*,她咬唇,“这里不行……”

   一声轻笑自他唇瓣流泄而出,带着宠溺和无奈,“就算我想,时间也不允许。”说着,却又极其挑逗地在她耳边轻声道:“下次有机会我把这里包场,在摩天轮上试试不一样的感觉……”

   叶琬琰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心底却也有一分期待。

   突然发觉,跟这男人呆得时间越长,很多东西都被他同化了……

   下了摩天轮,两人手牵手走出依旧人满为患的游乐场,在附近那家西餐厅吃过饭,沿着种满法国梧桐的接到,朝沧阑江边行去。

   “我记得这附近好像有个菩提寺,等到白天空暇的时候,可以去求个签。”

   “求什么?”

   “姻缘啊。”叶琬琰欢快地说。

   古郁倏地止住步子,敛目乜她,“你确定是姻、缘?”

   她一顿,好笑道:“就算我们在一起,也可以求个签看看嘛。”

   古郁拒绝,“不去。”

   这男人!

   叶琬琰唇角微提,也没再说什么,两人悠闲地逛到江边,望向江上绽放的烟花。

   一旁突然走来一个拎着花篮的小女孩儿,手里举着一朵玫瑰,对古郁道:“大哥哥,今天是七夕节,送一朵花给漂亮姐姐吧,这朵花可以一直祝你们幸福哦。”

   叶琬琰本来就挺喜欢小孩子,见她说得讨巧,不觉莞尔,侧头看向古郁。

   斑斓的烟火下,他的侧颜被影色打出千叠色彩,只那俊朗的容颜好似不变的画墨,清潋隽秀立于天地间,闲毓的姿态,微微睥睨的倨傲,仿佛浑身上下他无需动作分毫,就会透出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

   那孩子似乎被他盯着看怕了,有些怯懦地小退了几步。

   古郁恍若未觉,指着花篮里的花,问,“里面还有多少?”

   小女孩儿磕磕巴巴地回他,“加上,手里的,还,还有二十,二十五朵。”

   古郁直接从钱包里取出三张红票子,递给她,清冷开口,“数给我二十朵,不用找钱,拿着东西早点回家吃饭去吧。”

   小女孩儿晶亮的大眼闪啊闪,最终数出二十朵递给叶琬琰,接过古郁的钱道了声谢,撒丫子跑远了。

   叶琬琰一直知道古郁这人外冷内热,弯唇笑问,“为什么只要二十朵?”

   古郁望着前方答,“我喜欢。”

   真是个别扭的男人,不说算了。想到在尼斯时,父亲为母亲种的那满园玫瑰,她唇畔浮着笑意,低头嗅了嗅玫瑰,一丝迷离的异味突然入鼻,让她愣神中迷蒙了视线,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胳膊上一重,古郁偏过头,就见身边的人身形不稳,忙扶住她,声音沉肆,急急地问,“玉儿,你怎么了?!”

   “花……”不待她说完,整个人便陷入昏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