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22章 最是相思苦(一)

水仙,你别跑! 逆尘 5720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突发状况让叶琬琰和古郁震惊不已,心头隐隐产生些许慌乱和不安。他们下意识地触碰对方,却发现和最初见面时一样,穿过了彼此的身体。

   “怎么,怎么会这样!”叶琬琰焦急地一次次伸手碰触,仍是徒劳。就算她曾经想过他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可真要到那种时候也不该是这么突然,这么诡异的连魂魄都一点点消散。

   古郁抿唇望着化成晶莹颗粒的双腿,眉毛拧得死紧。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他扫向蓝斯的胸口。待看到那里一个明显刀痕时,僵立在原地。

   在溶洞口遇到金发,他发现对方也是来寻人,而能够找到这里说明他发现的是抓走琬琰的人的踪迹。没考虑太多因素,他直接跟在他的身后,可没走多远就被察觉到水仙,这才迫使他不得不通过书写,解释自己就是飞机上的意外,表示要跟着一起寻人。对方是个心理强大的人,只用了几秒就接受了他的村长,把水仙放在自己上衣内兜里,带着它一路追寻到这里,没想到会在打斗过程中忘记水仙的存在,挡了维萨那一刀的致命伤。

   叶琬琰怔愣中顺着古郁的目光看过去,同样发现了那道痕迹。

   蓝斯捂着肚子上的伤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观叶琬琰的模样也察觉‘透明人’可能出了事,下意识摸向胸口的方向,见对方瞳眸一缩,他翻开衣服,从里面掏出被桶坏的水仙。

   叶琬琰咽抽口气,瞬间朦湿了眼眶。她明白水仙对古郁此刻魂魄的意义,上次在飞机上只压坏了茎叶他就损了衣服和头发,那现在连根都……

   她猝然回首,对上那双同样望着自己深邃幽幽的眸。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响,眼泪却在同时溢出眼眶,夺取了她的视线。

   古郁心中猛抽,想拥她入怀轻哄,可身子消散到胸口,他甚至没手去做。

   一瞬间,他回想起许多事,从两人最初莫名的相遇,到这几个月点点滴滴的相处。

   “琬琰,别哭。”他想对她笑,可凝在唇角如千金重量提不起扯不动,声音喑哑又晦涩。发现面前的人有崩溃的迹象,他忍下心中的痛,沉敛出声,“小心你身边的人,这次不是意外肯定有内部的人串通!我的身体还在医院,一定不会有事,你要照顾好自己,千万小心……等我!”

   “古郁——!”她想抓住最后消散的星点粉尘,收回手去看,掌心空空如也。

   如果他真的从此消失在她的世界……

   只要一想到这个,她的泪就止不住汹涌。

   她曾因年少的经历不明白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以为相处的舒服自然就是那样,就如同夏一鸣曾经给她的感觉。可和古郁在一起总能悸动她的心,让她愉悦中为他心跳加速,甚至为这一刻的离别,出现了心碎的哀伤。

   蓝斯眸光微沉,一眨不眨凝着跌坐在地上,浑身像失去力气般无声哭泣的人,心中微顿。

   见惯了血肉横飞生离死别的他,像是能够感受到她的悲伤一样,在隐隐猜到什么时,出声,“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可能,不如去做能够补救或者不让自己继续悲伤的事。”

   叶琬琰仰起头,雾蒙蒙的墨瞳望进冰蓝色的眼,而后移到水仙上。

   ---

   很多时候我们身不由己,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坚强。

   叶琬琰压下心中的难过收好水仙,和蓝斯一起上了赶来的警车。等待对方处理伤口的时候,她换了身衣服,又给邱迪几人去了电话询问曈曈的情况,在得知已经找到昏迷的人时,表示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先让曈曈去医院检查身体。

   “蓝斯,你怎样?”得知金发出事闻讯赶来的朋友,在见到他的伤势并不算重后问:“是达姆吗,有没有新线索?”

   蓝斯微眯起眼,扫过一旁低垂着头望着手里水仙的女人,对面前的人使了个眼色。

   对方心领神会,收了关于查探的事,跟他聊起了最近的琐事。直到叶琬琰站起身,两人才停下话,一同看了过去。

   “既然你朋友来了,我是不是可以先走?”

   “他们还没录……”来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斯接了过去,“你可以先回去,但这次的事麻烦叶小姐不要透露出去,只说成简单的绑架就好。如果以后我们还有关于此次事件的问题,也还需要你的配合。”

   叶琬琰撇过两人,面无表情点点头。

   人一离开,蓝斯率先开口道:“我是因为达姆才来C国的,但我现在肯定他不在这里。知道我今天看到谁了吗?”冰蓝色的眼看向身边的老友,“我看到维萨了。”

   老友一惊,“维萨?他不是几年前已经死了吗!”

   “当初的爆炸事件并没有找到尸体不是?”蓝斯蹙眉道:“既然他活着留在这里,就说明这有认识他的人。作为达姆的一员杀将,维萨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甚至亲自出面抓人?”

   老友耸耸肩,“我从来搞不懂这些亡命徒的心思。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从那个女人身上找线索了。”见蓝斯陷入沉思,又道:“那你还要再去趟B市吗?或者直接留在这里查探维萨的事?”

   “去B市,我怀疑达姆当年曾介入政斗事件。”蓝斯道:“尽快大范围搜寻维萨的踪迹,但你不要打扰叶小姐,派几个人暗地跟着保护,等我回来后会亲自找她谈话。”

   末了,加了句,“再查一下古郁是谁。”

   ---

   罗兰美容馆,正在做全身护理的甄倩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消息,愤愤挂上电话。

   “倩倩,你好了吗?”撩开帘子进来的吴雨霏见她面色不好,微微一愣,“怎么了?”

   甄倩松了紧绷的脸,冲她一笑,“没什么,就是一鸣说不能陪我们有点郁闷拉。”站起身裹上浴衣,上前挽住对方的胳膊,撅嘴道:“雨霏姐,你说是不是男人们有了事业就喜欢冷落自己的女人呢?明明知道他对我好,但有时候他的一些作为还是忍不住让我失落难过,是我自己想多了吗……”

   吴雨霏的眼神出现一丝恍惚。当年她和古郁成为未婚夫妻,他也是冷冷淡淡公私分明,甚至拿出一纸合约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定义在合作伙伴之上,只为了避开桃花。她当时表现的冷静又理性,可他不知道,她喜欢了他整整五年,从第一眼见到的时候……

   “也许吧,每个女人面对自己爱的男人时,都会患得患失。”

   甄倩没想到能听到女强人的话,压下心头异样,问:“那你有喜欢的人吗……”她本想问你和古郁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想到那人躺床上都三年了,便换了个问法。

   吴雨霏淡淡一笑,回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许有吧。”

   ---

   离开临水县医院,叶琬琰第一时间打了通电话给温晓晓,表示自己现在要见古郁。

   温晓晓在那边诧异了半天,听她话语有些不对劲儿,应下来后马上联系了早先带她去过一次的青青,在家里坐立不安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放弃难得假期跑去住院部楼下等她。

   待见到明显哭过模样狼狈的人时,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晓晓——”都说人在脆弱的时候见到亲近的人,会毫无保留的展示自己的悲伤,叶琬琰叫了一声后,抱着人就大哭起来,顿时让温晓晓傻眼加心惊,心底乱七八糟猜测一通,最后竟然想到了强-奸!

   一直以嘴厉著称的她,却在这种时候不知道说什么话安慰。感觉衣襟都被浸湿,她搂着人一边拍背哄着一边道:“我们琬琰是最坚强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够挺过去,你还有我们……”

   青青下楼看到两人这幅模样也傻了眼,在温晓晓眼神示意下,陪着一起安慰抽抽噎噎的人带去了休息室。

   “这……”青青看向温晓晓,眼神询问。咋啦这是?

   温晓晓摇摇头,拍她的背,轻声道:“不是说要见古郁吗,现在你这样怎么见?”她不清楚到底怎么了,只能用别的东西转移。

   听闻古郁的名字,叶琬琰下意识摸向怀里放着水仙的地方。

   温晓晓一见有反应,忙让青青去拿护士服,对她说:“琬琰,如果你想见的话,就不能再哭了,那些保镖一见你这样,肯定不会让进。”

   ……

   临近傍晚,月光穿过窗棱撒进病房。

   雪白的床上,古郁安安静静平躺着,呼吸轻缓,仿佛只是一场小憩。就像两人相处过的许多个白天黑夜,他习惯性地闭目养神在沙发上,如同月色下静谧开放的水仙,清雅宁静。

   叶琬琰坐在床边凝着他的容颜不懂不响,纤长素白的手指和他紧扣,似乎在传递着自己的力量,又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慰怆然的内心。她抬起另外一只手,轻抚上他的面颊,从眉宇勾画他的轮廓,沿着起伏的五官,停在了他的唇上。

   心动的俯身,她贴上了他半温的唇瓣。

   清风拂过窗帘,明月望见她划过眼角的一滴眼泪,滴落在男子微凹的眼睑上。

   “……你说过一定不会有事,我信你。但如果你一直不醒,谁来保护我?我们的合约还放在家里收得好好的,若是我等不到你醒来再出什么事,你是打算找别的女人过一辈子吗……”

   在听过叶琬琰讲述的水仙之恋后,温晓晓觉得世界玄幻了,真当看见她对古郁的感情后,心中顿时生出无奈的感觉。虽然不想打扰此时的脉脉,可时间不多,她只能扯了扯叶琬琰的衣袖,“该走了,不然外面的人会怀疑!”

   叶琬琰不舍地放下他的手盖到被子里,最后望了眼古郁,和温晓晓离开病房。

   无人的时候,静悄悄一片的病房内,掩在被子下的某根手指,轻动了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