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水仙,你别跑!

第68章 琬琰水仙开(二)

水仙,你别跑! 逆尘 5655 2021-04-09 17:43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最快更新水仙,你别跑!最新章节!

   谁去见了古家的人,这个节骨眼上,谁去见都是弊大于利,

   秦文秦虎对视一眼,直白地答,“除了古绍祺的老婆王珊家的人,只有商家两个少爷和吴雨霏去看过姑爷。”

   原本听到吴雨霏的名字,叶琬琰还有点小纠结,一听后面那个‘姑爷’,瞬间凌乱了。

   抽了抽嘴角,“姑……爷,你们说的古郁,”

   “老爷子说‘小玉儿有那么个精于算计又腹黑的未婚夫,估计早晚都会被拿下,你们就随着小姐的称呼叫他吧。’”秦虎一字不落把外公说话时的无奈和那么点小得意表现得惟妙惟肖,顿时让人哭笑不得。

   “小姐……?”

   叶琬琰挥挥手表示没事,问,“萧白那边有什么动静?”

   “萧警官在姑爷押到缉毒科的当天去看过,下午就搭乘飞机飞到B市,至今都没有回来。”秦文想了想,道:“要说有什么动静,不知道B市那边新下到S市直接介入调查的人是不是他请来的。”

   “小姐打算怎么做?”秦虎问。

   叶琬琰沉默片刻,抬手覆上肚子,淡淡道:“先去堂口,把你们调查的资料拿给我看。”

   “好的。”

   两兄弟没有耽搁,开车带她前往老爷子在S市建的秘密基地。

   ---

   以前叶琬琰一直不知道原来外公在S市还有一股自己的势力,明面上是秦家村的秦叔执权管理,由他两个儿子打理,但暗面上,却是曾经在B市追随过魏亮的一帮老兵。

   因为是私下有事过来,叶琬琰并没有去见什么人,直接被秦文秦虎带到一件休闲室。

   她一点点看着手上的资料,问,“当初李明杰给我下的毒品,查出什么线索了吗?”当初在KTV昏迷被许墨白带走后,叶琬琰表面上由着古郁和他隐瞒事实,暗地里却留了心,让外公找人追查了事情经过,心里有了个底,便也没主动去问古郁。

   “李明杰常常混迹在不同场所,一般都是从所在的地方直接弄出来,没能查出具体是谁提供的毒品,”秦文说道这里顿了下,有些犹豫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怎么?”叶琬琰疑惑看他。

   秦文想了想,道:“听在局子里的人说,李明杰当时被抓住查出毒品的时候,大叫自己的毒品和为什么会吸毒都是姑爷弄的……”

   他是被人教出要这样说的,还是自己恨古郁才古郁陷害他的?

   叶琬琰皱起眉。

   猝然想到当初唐宇帆留下的遗书里的只言片语。

   他刻意接近古家,当初跟李瑶在一起的步步为营,到现在兜了一圈把古家玩弄在鼓掌之中,到头来,就算他的死,似乎都是曾经他下的一步棋!

   如果说谁和李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无疑就是唐宇帆。

   叶琬琰猛地发现,唐宇帆留下的阴影一直都没退散,徘徊在古家上空,只等有朝一日看它一败涂地,好给他陪葬啊!

   “啪”的一声,她重拍在实木桌上。

   秦文秦虎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这几天要麻烦你们替我注意局里的风吹草动了。”叶琬琰看向两人,道:“再过几天,会有一些古家人被放出来,我要知道他们之后的动向。”

   ---

   接下来的几天,叶琬琰先是给远在B市的萧白去了电话,问了些古郁这方的事,得到对方说不用太过担心后,道了谢。又联系了商爵和公司里的同事表示自己回来,和大家一起吃了顿饭,稍后见了许墨白。

   “我是去见朋友,你干嘛跟着一起?”叶琬琰没好气白了死皮赖脸跟上的商爵。

   “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吗?”商爵揽上叶琬琰的肩,眨了眨桃花眼,精致漂亮的媚眼让一旁路过的小女生叽叽喳喳起来。他得意地冲她使了个眼色,又对那群小女生抬手打了声招呼,在她们小小的惊呼声中,带着叶琬琰扬长而去。

   边走,边摸着下巴道:“看来我爵少的魅力果然无敌。”

   叶琬琰:“……”

   见到许墨白时,对方看到商爵只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点头,“爵少,你好。”

   “许医生,是你啊~”商爵耸肩,算是打了声招呼。

   叶琬琰没想到两人认识,来回看了几眼,就听许墨白解释,“当初你住院的时候,爵少来看你的时候,我们就见过。”

   寻了处幽静的环境,想到两人都算是好朋友,叶琬琰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古郁现在还没被放出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不能摆脱嫌疑又有自家人的指证,而且以他名下的房产中,被搜出来的毒品是最多的,我恐怕一时半会儿他可能还在呆一段时间,很多事都不方便,所以我想从旁帮忙。”

   话一落,两人就是一静。

   许墨白清澈如闲云的眸子异色交迭。

   半晌,用他惯有的,温润盈耳的声音,说,“好,你想要我做什么?”不管她想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哪怕,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喂,这件事可大可小,不考虑一下吗!?”商爵沉目对叶琬琰分析道:“以古家现在的情况不太乐观,但对古郁也造不成多大的威胁。家里藏毒品也可以说成陷害,他本身没有吸毒就是一个有利先决条件,我和我哥已经找了最好的律师团替他上诉打官司。”

   商爵说得没错,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但时间拖得越久,对古郁来说越不利。

   叶琬琰拿眼剜他,“今天我只是来见墨白的。”言外之意就是,又没找你,管你答应不答应都不会影响我的计划。

   “你――!”商爵管不住叶琬琰,只好瞪向风轻云淡的许墨白。

   许墨白无视刺人的目光,问,“有什么计划吗?”

   她先没答他的话,只笑意盈盈看向商爵,“刚好你也在,就借用下你的律师团,让他们尽量在这几天,把李瑶给放出来。”

   对上他斜挑的眉目,叶琬琰笑着回了许墨白的话,“目前古家的事已渐渐有消退的迹象,我想制造一个更大的舆论或者消息来盖掉古家事的风头。但是还没有具体的实施目标和计划,也没想到到底什么样的舆论会引起广泛的关注,来这里就是想问问你有什么建议没?”

   谁也没想到,这次商量的结果,最后导致商家老爷子差点打断商爵的腿。

   ---

   一转眼,又是三天过去。

   “小姐,李瑶被放出来了。”

   叶琬琰点了点头,“麻烦带我去见李瑶吧。”

   ……

   喝了口柠檬水,叶琬琰放下杯子,凝着目光看向对面坐着的,仿佛一下子老去十岁的女人,心中泛起一丝伤感和叹息。

   仿佛看出她的神色,李瑶淡淡一笑,“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

   叶琬琰记起当初和古郁订婚宴请家人时见到李瑶,她还是个呆在唐宇帆身边,娇柔美丽的女人,没想到一个月不到,经历了那么多物是人非,她已然身心苍老,宛若随时都能归去。

   当初那些古家人中,李瑶是第一个不带偏见,真心实意和她说话的。

   “我也喜欢你。”叶琬琰目光轻敛,暗忖:恐怕古家中,最无辜的就要数你了。

   “是你找人把我们弄出来的吧,不然以古家现在的情况,没有谁会想着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了。”李瑶抿了口咖啡,容色淡淡凝向窗外的夕月,轻呼出一口气,又转回头,问,“你找我有什么事要问?能告诉你的,我会说。”

   对上叶琬琰微感诧异的神色,她淡漠一笑,“经历过那么多,一下子就看透了很多事……我在警察审讯的时候不说,是因为没有必要,但既然是你问,我觉得没什么需要隐瞒。”所以,不用大惊小怪。人,总是在特殊的环境,才能真正学会成长。

   只不过,她的代价着实花得大了些。

   叶琬琰缄默片刻,道:“我想知道你和唐宇帆怎么认识的?”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李瑶笑了笑,目光渐渐迷离,开始诉说起一个属于她的故事,“那时候我上大三,读W大,偶尔会去找在S大上学的依依……他当时已经毕业,却常常回学校做客……我无意撞到他,弄湿了他的演讲稿,就那么认识了,后来依依跟我说他是S大的风云人物,我才知道原来他那么出名……后来……”

   听到林依依时,叶琬琰眼皮跳了跳,倒真不知道她竟然也在S大上过学。

   一个冗长的故事被李瑶讲得平淡无波,好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末了,她冲叶琬琰微微一笑,声音带了点儿暖度,“有你陪着小郁,我很放心,他从小就过得不开心,可我们毕竟很少见面,所以很多时候都无能为力。”

   叶琬琰笑着道:“表姐,谢谢你。”

   李瑶眼睛一亮,似乎精神了许多,感慨道:“当年很多事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还记得以前明杰很崇拜小郁,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疏离……”

   一段谈话结束,两人互相告别,叶琬琰带着满腹的思绪回到住所,一夜无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