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万法无咎

第899章 万虚八名 二次交易

万法无咎 巡山校尉 6712 2021-06-08 11:4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万法无咎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查找最新章节!

  

  棋盘之上,轩辕怀淡然言道:“终于是水落石出了。”

  短发中年沉吟不语。

  对于八大剑道之外的形象,剑主有数种构思。其中从道理而言,最有可能的一种,就是归无咎所展现的手段——

  有理可推的是八剑;无理难推的也是八剑。

  一一对应,分毫不差。

  归无咎以“虚、实”二字冠名,构成差别。其实此时此刻,棋盘之上的两人,也是所见略同。

  只是此说有一种弊端。

  那就是此说若是事实,等若辰阳剑山“实”八剑已然占据半壁江山。那么归无咎、黄希音、御孤乘之剑心相继明悟,至多也只是分匀了另外的一半;承道载德钧天剑上,辰阳所占,至少是一半,目前当是八成以上。

  但是每出世一人,这道术规律,由完整化为两分、由两分化为三分,其轨迹却是显而易见的。很明显,无论任意一人,其所得剑术皆能与本宗分量等同。

  方才观看了归无咎演示手段,这才大白于天下。

  有理八剑,乃是真实存在的剑道;而无理八剑,却只是推演之法力不能及、随实就虚所立下的假名。

  有理八剑,一旦入手,便是切实的一门剑道,并且若无特殊机缘,八脉之间,泾渭分明;而无理八剑,只是一粒种子,一种归属。

  推敲黄希音、御孤乘之剑术,可以名其元始为虚·心剑,虚·化剑;但是并无真正的某一种虚剑道,让你去修。

  心花未发之时,只有一种笼统的“八道之外”的概念;心花已发时,每一种无理虚剑,无论其源属何在,皆能推演出八种剑道。

  所以,归无咎有归无咎的八剑;若是将来机缘到了,黄希音有黄希音的八剑,御孤乘有御孤乘的八剑。每一种皆与实相八剑等同。譬如千潭映月,各自虚形。

  但是从道理上说,天下剑道实八虚八,共计一十六条源流,却又并不算错。

  又挪动一子之后,轩辕怀低声道:“如此,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说完,身影一淡,从此间缓缓消失。

  胜负已分,归无咎双目微闭,似乎若有所思。

  那四人也不打扰,径自退下。

  这一步迈出,归无咎收获极大。

  其中最务实处,在于动用空蕴念剑之后的情形。

  往常之时,归无咎一十六剑用尽,身躯自会处于一种紊乱失序的状态,须得相当久的时日,方能恢复圆满。但是以后凝练剑形之时,只消将一十六剑按照八脉次序轮转,情致暗藏,那么就算一十六剑使完,自己只是少了一种底牌而已;此身依旧是圆满无缺的状态。

  以战力而论,与空蕴念剑多出一枚相差不大。

  这是将“三问八脉”之法为框架,彻底融合进了空蕴念剑之中的效用。

  此外,诸如“余音”、“寄情”一类的手段,归无咎本以为是空蕴念剑自带的神通变化。现在看来,其实这不过是相当于“发凡起例”而已。若是自己对于剑道理路的变化有足够深刻的认识,那么大可以自行推演出许多变化和妙用来。

  正思量间,面前幻影浮动,已多出一个人来。

  正是轩辕怀。

  只听轩辕怀静言道:“谢过。”

  归无咎一抬首,淡然道:“彼此彼此。”

  轩辕怀微微摇头,道:“不然。你我均有所得;但是我之所得,要较你更多,也更加不可替代。这笔买卖,其实是归道友亏了些许。”

  此时轩辕怀正在面前,归无咎观望其气象,结合方才之所悟所得,心中忽地明白了许多。

  轩辕怀。其实可名之为“有理而无心”之人。

  其推演收纳的手段,胜过天下任何资质出众的天才。

  但是有一条,若是推演之法无能为力,需要灵心妙手偶得,那么他就难以突破界限。

  天悬道上,其正居于上下之间、“中”的位置,便有这一层深意。

  而“无理之剑”正是如此,三问之法本不能及,亦不能通过外力推演而求。那么只有寻得一位奉此大道、已有成就者,观望其所成之道的具体示现,从而作为推演之道的“素材”。

  所以他深入本土世界。

  虽然与圣教那头许多人一一交手,但是一见之下,那四战的前三战都是顺手而为之,唯有与御孤乘的会面,才是其目的所在。

  其后往秦梦霖与自己处,同样也是寻求那剑道种子。

  不能说他“助力于敌”的全部用意皆在于此,但是至少这是他的最重要目的。

  方才归无咎在这一战的演示,等若给他架起了一道桥梁。

  二人所得,作一对比。

  平心而论。

  若无辰阳剑山之三问八法为启示,归无咎想要将朦胧浑成的空蕴念剑整体,明了根源,判作虚相八分,可谓是至为艰难之事。这已经与聪明才智无关,而是上涉大道真流的具体奥义,为天上地下不可轻传之法。

  但若无归无咎方才的演示,轩辕怀的突破,不是至为艰难,而是绝对不可能。

  纵然将御孤乘请到这里,令其以一敌四。以他目前的积累,依旧最多只能做到浑成整体,看似场面稍微主动些这一步;断然不能有其后借昔观今,用天人立地根的返照回眸之法,打通两种意象。

  所以轩辕怀说他所得更多,亦更为关键,道理便在于此。

  归无咎笑言道:“譬如棋局,既然双方满意,那就是皆大欢喜。贵派这一出‘交易’,归某算是不辱所命,顺利完成了。今日二见,以后第三次见面,或许就是玄浑琉璃天之会了。”

  轩辕怀亦是淡淡一笑,道:“不急,不急。谁说交易只能做一次?”

  不等归无咎发问,轩辕怀轻声言道:“先说说本宗条件。”

  “再赠予越衡一道应对将来之事的‘底蕴’,此其一。”

  “再赠予归道友一道《观法图》。归道友你自然是用不着了;但是令弟子却同样是走的剑修大道一门,经这一行的好处,想必道友也是看得见的。此其二。”

  “至于第三么,便是一门神通道术的轮廓纲领。”

  轩辕怀低声说出几个字。

  归无咎心中一动。对方所出的价格,的确甚是丰厚。前两者也就罢了,其一在宗门,其二在弟子。但是这第三项,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秦梦霖,都有莫大用处。

  于是问道:“不知要交换什么?”

  轩辕怀面上又浮起一线笑容,坦然道:“斗上一场?”

  归无咎讶然道:“你我?”

  轩辕怀笑道:“是你我。”

  “不过,不是你我之间斗上一场;而是你我联手,和他们。”

  说完,大袖一挥,头戴面具的那几人去而复返。

  不是四个,是八人。

  话音一落,轩辕怀目光之中,竟似泛起一丝欣喜。

  若是那空灵剑身,自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情感波动;就算是这具乡土少年的相貌,看似较接地气,但是若对轩辕怀了解深刻,便依旧能从这表面的温和近人中,感受到那一丝高渺离奇。

  能够令其出现一丝欢喜的神色,也算是十分出人意料了。

  归无咎念头一转,很快就下了决心:“好。归某接下了。”

  与方才之战相同,依旧是双方皆有所得,但是考较哪一方所得更多的游戏。

  归无咎这个“好”字一落下,那八人立刻有所动作。

  八人身影一晃,各自散开,围绕成一个圆圈,将归无咎、轩辕怀二人包裹在正中。

  常理而言,如今的归无咎、轩辕怀,以一敌四,皆能稳胜;所以二人联手,以二敌八,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哪里有如此简单?

  这八人各自持有一种剑道。其中“铆合”成对,两人一组,是一个质变;八人联合,又是一个质变。

  那八人率先来攻。

  却见修天剑的一脉,与修化剑的一脉,这两位抢先出手,剑术神通外象,依旧是旧光景,仿佛行船之后的水波一束。

  但是这二击的方向,似乎并未落向归无咎、轩辕怀中的任意一人。

  更奇的是,两道剑气锋芒,射出三十丈后,竟忽而消失了!

  须知方才与归无咎对战时,其射程虽也甚短,但是好歹能够达到五十丈上下。

  眼下这八人所围之圆,距离中心的归无咎、轩辕怀二人,尚在四十八丈之外。若那剑光水纹止能及于三十丈,那压根碰不到二人。等若归无咎等,已不战而胜。

  但是,异变忽生。

  归无咎身前十丈处,忽然无端蹿起一串密密麻麻的蓝色水泡,瞬间就合拢归一,朝着归无咎印堂处打来。

  天剑乃是“阳阴阴”属,化剑乃是“阳阳阳”属,并非铆合,按理说绝无特殊配合可言。

  但是这一击之玄妙,却令归无咎心中一沉。

  唯有二法可破。

  或者以真正空蕴念剑的杀招,破碎一剑解之。

  或者以法力化去——所耗费的法力,至少当是来攻二人的四倍之上。

  这二法都是不可接受的。

  再观察一刹那。

  下一瞬。

  归无咎心头灵光一闪,立刻出手。

  身畔轩辕怀也同时出手。

  归无咎使的是虚·阳阳阴的剑意。

  而轩辕怀三问门径相同,而虚实相反——一道实·阳阳阴的剑意随手使出。

  两剑相合,同样归于无形。

  归无咎面前,忽地浮现出一只拳头大小的水泡,似乎十分巧合出现在蓝色气泡的行路之上,二者一碰,化作粉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