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

第608章 陈永仁的装逼与威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 第八区小说网(www.jntjfdc.com)”查找最新章节!

  

  “陈警官,请问匪徒为什么会同意和警方交易,是不是与你身后那名匪徒有关?”

  “是的,他是这帮匪徒老大洪继鹏的弟弟洪继标。”

  “这么说来,警方是决定和匪徒妥协了。”

  “妥协,不,”陈永仁非常认真地摇了摇头:“我们港岛警方的字典里,就没有妥协两个字。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人质的安全,才暂时做出的决定。”

  “陈Sir,如果那个洪继鹏之后反悔怎么办?”

  “反悔,”听了这个问题,陈永仁突然笑了起来。然后,陈永仁当着众人的面,撩开西服,露出里面的炸弹:“如果那帮匪徒敢反悔,为了市民的安全,为了警方的名誉,我,陈永仁,就会和那些混蛋同归于尽!”

  “啊,是炸弹!”

  “我操。”

  “靠!”

  “……”

  看着陈永仁那在灯光照耀下明晃晃的炸弹,所有记者齐齐后退。

  不过很快,看着周围维持现场的警察,看着始终淡定的陈永仁,想到对方的身份,众多记者又连忙挤了过来,同时闪光灯开始闪个不停,“咔嚓、咔嚓、咔嚓……”

  “陈Sir,你怎么做,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生命安全?”

  “陈Sir,难道你不怕死吗?”

  “陈Sir,……”

  听着众人接连不断的询问,感受着刺眼的闪光灯,陈永仁双手下按,示意众人安静。

  然后,陈永仁双脚并拢,腰背挺直,郑重无比地看着众多记者手中的摄像机和照像机:“我当然怕死,我也不想死。但是,身为一名警察,保护港岛市民的安全是我应尽的责任与义务。为了保护港岛市民的安全,维持港岛社会的稳定,我虽死而无憾矣。在这里,我想告诉所有的港岛市民。即使前方有万般罪犯和危险,我陈永仁,亦往矣!”

  说完,陈永仁右手伸起,朝众人的摄像机和照像机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然后,陈永仁转身,迈步离开,背影尽显洒脱。

  一时之间,场面陷入了无比的安静之中。

  只有陈永仁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啪嗒、啪嗒、啪嗒……”

  看着陈永仁充满豪迈的背影,感受着安静无比的空气,以及不时吹过脸庞的清凉夜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个感性的女人开的头,所有人都低声抽泣了起来:“呜、呜、呜……”

  在场的警员们,更是一边抽泣着,一边齐齐向陈永仁敬礼。

  倾听着身后的抽泣声,感受着周围警员们崇拜的目光和警礼,陈永仁表情不变,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波逼装的,我打99分。之所以不是100分,是因为你不要骄傲,你还需要继续努力。

  “阿仁,唉,你说地真好。”看着走到身边的陈永仁,想着对方刚才说的那番话,章在山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朋友,他果然没白交。

  “好了,我们走吧,里面的人质还等着我们呢。”陈永仁笑了笑,便和章在山押着洪继标,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走向了前方的红隧。

  这一切,自然也被一直留意现场动静的李文彬等人知道了。

  明白现场发生的事情后,李文彬等人一阵感慨,也越发欣赏这个年轻人。

  曾向荣和尹晓风的神色更加复杂,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是他们的手下。

  至于苗志舜等一干O记的人,则是脸部一阵抽动。大家一起共事这么长时间,陈永仁什么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众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一脸欣赏之色的李文彬等高层,最后悄悄摇了摇头:“这家伙如此不要脸,想不官运亨通都不行啊。”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有人在留意这边的动静,那就是永乐传媒的董事长乐慧贞。

  看着视频素材中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陈永仁,乐慧贞不由‘噗嗤’一笑:“还真是不要脸,不过,我就喜欢你明明不要脸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念叨完,乐慧贞拨通属下的电话:“立刻把这则新闻在电视台全力播出,我要全港市民都知道,在这个危难的时候,陈永仁警官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挽救人质的性命……”

  至于陈永仁的安危,乐慧贞一点也不担心。相处久了,乐慧贞早就知道。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陈永仁都是个战斗力绝顶的超级战士。

  陈永仁可不知道警队高层的感慨,更不知道他的小甜心为他做的事情。此时的他,正在认真打量身前长相粗犷的洪继鹏,以及他身后手持武器虎视眈眈的一群匪徒。

  “章在山,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相见。”洪继鹏的目光扫过洪继标以及控制住他的陈永仁,落在章在山脸上:“你这个吃里趴外,出卖兄弟的叛徒,我可是天天都在想着你啊。”

  章在山懒得理会洪继鹏声音中的得意和怒火,只是四处打量着其他汽车中的人质,发现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鲜血与尸体后,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见章在山不理会自己,洪继鹏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陈永仁却突然说话了:“难怪你会大半夜的跑出来做这种事情,果然是个没脑子的家伙。你是贼,我们是抓贼的警察,你见过猫和老鼠会成为兄弟吗。从一开始,章Sir就不是你们这群乐色的兄弟。”

  “你是谁?”陈永仁说的话以及语气中的不屑,立刻把洪继鹏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弟弟脸颊两侧鲜红的巴掌印:“你个混蛋,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

  见哥哥终于想起了自己,洪继标激动地说道:“哥,哥,干掉这个混蛋,这个混蛋竟然敢打我!”

  “啪!”

  不等洪继鹏说话,陈永仁就把背对着他的洪继标掉转身,然后又是一记巴掌挥了过去。

  看着对方明显更红肿的右脸颊,陈永仁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不对称其实也挺美的。”

  “你个混蛋,你干什么!”洪继鹏怎么都没有想到,被自己手下这么多枪指着,面前的这家伙竟然还如此嚣张:“立刻放开我弟弟,否则我击毙了你。”

  “击毙我,你可以试试,”陈永仁笑了笑,然后提着洪继标的身体到一边,对着面前的洪继鹏以及其余人撩开西服,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炸弹线路:“你他妈以为只有你会玩C-4炸弹,老子也会。这个炸弹的引爆器是老子的心脏,只要老子心脏停止跳动,你们就跟我一起完蛋。”

  “你,”难以置信地看着陈永仁身上的炸弹,本来还打算继续发火的洪继鹏立刻闭上了嘴巴,至于他身边的一群手下,则是纷纷身后退去。好一会儿后,洪继鹏才咬牙说道:“你这么做,就不怕伤害到无辜的人质。”

  “你果然是个白痴,”陈永仁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为人质着想的匪徒:“我都死了,还管他娘的什么狗屁人质。”

  这下,洪继鹏也无话可说了。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这个作风和他以往遇到的警察不一样的陈永仁,洪继鹏问道:“这位警官怎么称呼?”

  “陈永仁。”

  “你就是陈永仁?!”洪继鹏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年轻帅气的家伙,他当然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不过,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更没有专门去调查对方的资料。然而现在,他才发现,面前这家伙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狠戾。

  见陈永仁成功的震慑住了对方,章在山这才说道:“洪继鹏,别废话了,按照我们的协议,你现在放人质吧。”

  “放人质,呵呵,”得到章在山的提醒,洪继鹏这才从陈永仁的威胁中回过神来,也终于意识到主动权是在他的手中:“我如果说不放呢,你打算怎么做?”

  说到这里,洪继鹏看向陈永仁:“这位陈Sir,难道你打算现在就引爆炸弹。”

  “你想毁约。”发现事情果然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章在山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去你妈的毁约,陈Sir不是说了嘛,我们是贼,你们是差佬,你见过贼和差佬会签协议的吗?”洪继鹏不屑地摇了摇头。

  “你,”看着洪继鹏这个态度,章在山很愤怒,但是他现在除了愤怒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就在这时,就听洪继鹏发出一声怒吼:“你干什么!放开我弟弟,否则我现在就打死你!”

  说话的同时,洪继鹏愤怒的抬枪对准了陈永仁。

  原来,却是陈永仁左手扯住洪继标的耳朵,把他往下按,右手则掏出一把黑色的格洛克,对准了他的耳朵:“洪继鹏,我这个人很讲规矩的。如果你按照约定释放人质,你弟弟就没事。如果你毁约,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弟弟是怎么变成聋子的。”

  “啊,哥,救我,救我啊!”感受着耳朵传来的疼痛,以及紧贴着耳朵的冰冷枪口,洪继标惊恐地叫道。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丝刚才要大哥杀掉陈永仁的嚣张。

  “你敢动阿标一根毫毛,我就杀人质、杀人质!”听着弟弟凄惨的叫声,看着他现在的状况,洪继鹏的神色涨红,声音也没有了之前的沙哑低沉,变地有些尖锐高亢。

  然而,陈永仁压根就不在乎。他也不躲避对方的枪口,事实上他也躲不了,周围都是抬枪对准他的匪徒:“好啊,你试一试,打死我,你们和我一起完蛋。”

  不同于洪继鹏语气中的愤怒和焦躁,陈永仁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在和朋友聊天一样。

  一旁的章在山看见这一幕,饶是他经历了各种危险的炸弹袭击,也觉得有些心惊。这一刻,他非常庆幸陈永仁和他一起来了。否则的话,他这次很可能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老大,别激动,打死了他,我们也活不了。”

  “是啊,老大,我们只是来求财的,没必要和他拼命。”

  “……”

  看着神色自若的陈永仁,以及他身上明晃晃刺眼的炸弹,众匪徒连忙劝了起来。

  另一边,看着这一幕,周围汽车中的人质也无比紧张。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长相帅气的年轻警察行事竟然如此暴烈。

  看着洪继鹏愤怒的模样,他们都担心对方一时气急,就打算和陈永仁硬碰硬。

  “呼、呼、呼……”洪继鹏的胸膛不住起伏着,呼吸声也越来越大,最后,在众多手下的劝说下,在弟弟的痛苦哀求下,他才缓缓放下手中武器。

  “放人,给他100个人质。”说到最后,洪继鹏深深地看着陈永仁:“姓陈的,这件事情,我跟你们没完。”

  陈永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好啊,我等你。”

  “下车!快点,现在放你出去!”

  “老公!”

  “下车,坐好了!只能放你老婆和孩子,你敢动,我就打死你。”

  “爸爸!”

  “能不能让我老公一起离开!”

  “走、快走,没他的事!”

  “……”

  很快地,在众匪徒的命令下,众多女人、小孩、老人,以及一部分青壮年从汽车中走了下来,同时快速地朝隧道的港岛出入口走去。

  看着纷乱的场面,听着众多人质之间的深情哭喊,章在山握紧拳头,最后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相比起章在山表现出来的愤怒和无助,陈永仁一直很平淡。就好像那些人质之间的深情交谈,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

  二人的不同表现,自然也被死死盯着他们的洪继鹏看在眼里:“呵呵,陈Sir,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怎么关心这些人质啊!”

  陈永仁淡淡地看了洪继鹏一眼:“我的眼中之所以没有泪水,那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居民爱得深沉,深沉到外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出来。你这样的家伙,怎么能懂呢。”

  “靠,我信你就有鬼。”见一脸轻松的陈永仁说出这么深刻的话,洪继鹏心里一阵暗骂。

  混迹江湖几十年,只一眼,洪继鹏就看出陈永仁和章在山不是一路人,对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质的死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